欢迎书友访问17模板网

258文学

233争论(二更)

作品: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鹦鹉晒月

    “谢谢,我知道了,我会抽空去的。”郁初北刚要挂电话,瞬间被拦住。

    “郁女士,您千外不要大意,宫外孕的意外是突发性的,您或许没有任何感觉都会发生,而且您开始吃叶酸了吗,孕后的注意事项还有孕期小课堂,记忆孕妇小知识,以及个人健康状况都该过来检查一遍,还……”

    “嗯,马上来!我还有事,不要意思——”郁初北挂了,慢悠悠的上楼。

    ……

    “怎么样?怎么样?答应了吗?”

    何主任顿时头疼:“答应什么,今天下班。”

    诊室里顿时一片失望之声,下班并不令人期待,因为意味着奖金没了希望。

    ……

    傍晚,郁初三、郁初四下楼等二姐,碰巧在二楼房门口遇到了那个男人。

    他靠在紧闭的门上,半垂着头,一双不染阳春水的手指勾着一个带子,再普通不过的姿势,却不费吹灰之力的成为整片空间唯一的色彩,

    他站在那里,仿佛这座老旧的走廊都变的意义不凡。

    两人瞬间拘谨的停下来。

    男人并没有抬头。

    郁初三、郁初四不能确定他现在什么神色,虽然心里也极力告诉自己为了姐姐要克服心里的障碍,今晚他们试着下来了。

    可真见了他,两人下意识的都没有动,站在楼梯口,望着三米外的身影,一动不动。

    郁初三悄悄的拉拉郁初四:去。

    郁初四不敢,说不清为什么就是不敢。

    郁初三:你这样怎么行?

    郁初四:要不然咱们先上去,等一会二姐回来了再下来。

    郁初三心里也这样想,二姐夫既然在这里,二姐肯性在附近,说不定两人一起上来后,二姐发现什么东西落在车里下去了,这个速度肯定不慢。

    但郁初三知道那不是二姐想要的结果,而……而且二姐夫还送了他们礼物……他……他们不能太过分。

    郁初三想通后,坚定的站好,收敛住心里的害怕,尽量表现的落落大方,可刚走出一步,便背脊发凉的停在了原地,颤颤巍巍的开口:“二……二姐夫……”

    门口的男子微丝不动,对这个称呼置若罔闻,好像不是叫他,本来也不是叫他。

    称呼太多,他的名字只有一个——郁初北叫出来的。

    郁初三、郁初四一动不动。

    郁初三再次清晰的感觉了一遍、经历了一遍,她觉得自己绝对没有感觉错,对方排斥他们。

    郁初三也不动。

    郁初四也不动。

    他们大姐的男朋友好高冷!真正的高冷,不理人,这样的人怎么做实验的?

    “怎么在这里站着,不进屋呢?”郁初北提着东西从楼上下来。

    郁初三、郁初四顿时松了一口气,刚想要回答,一道人影像风一样先一步冲了过来,像一只欢迎主子回来的二哈,左右围着主任转。

    郁初北自然而然的摸摸他垂下头的:“怎么没有进去,不是告诉你先进去吗。”

    顾君之蹭着她的胳膊:“我想等你。”

    “我就拿一下耳机。”三分钟都不到:“不过心意收到了。”伸手拍拍老公的头,招呼着郁初三、郁初四进门。

    郁初北去换衣服。

    顾君之立即放下钥匙,像只活蹦乱跳的兔子跟上。

    郁初三、郁初四默默在玄关换鞋。

    郁初四:我们是不是不该来?二姐夫并不欢迎他们的样子?

    郁初三:都答应二姐了。不能总是不下来,二姐会对他们失望的。

    郁初四心里真怵,那种感觉背脊发凉:你看到二姐夫刚才怎么‘变身’了吗?

    郁初三:没有。

    当时姐说了话,她下意识的看向楼梯,没有注意到二姐夫。

    郁初四心中感慨:二姐夫变的好快。

    二姐不在的时候,二姐夫多高冷啊。

    不过,二姐夫对二姐真好,至少不像对我们一样。

    郁初三不那样想,移开目光:正常人绝对不会这样,所以二姐夫具体是哪一方面的问题,会不会有暴力倾向。

    郁初北换了睡群,扎着头发在玄关看到两人:“你们干嘛呢不过来?”

    “马上。”郁初三急忙换好拖鞋。

    郁初四也急忙跟上。

    郁初三惊讶的发现,进来时紧锁房门的家里并不是没有人,顾管家竟然在厨房做饭,此刻端了一盘菜上来摆盘。

    郁初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那刚才门怎么回事?

    慈祥的顾管家仿佛没有看到郁初三眼底的惊讶,顾先生不愿意跟他这个糟老头子站在同一片空间内有什么不好理解的,丈夫等妻子回来,不是才天经地义的吗,证明夫人和先生夫妻恩爱,是不是?“初三、初四也来了,今天做的都是你们喜欢吃的菜,先生早早就吩咐我给你们准备上了。”

    郁初北笑笑:“你姐夫有心里。”

    郁初三、郁初四闻言,嘴角尽量扯出一抹自己也不知道算不算得体的笑意、

    “初北,初北,我的口子套不上。”

    “来了,我去看看,随便坐,有没有外人,想吃什么吃什么。”转身去了卧室。

    隐隐约约能听到一点二姐训斥二姐夫的声音,但很小,听的不真切,二姐夫自始至终没有回嘴。

    郁初三又有些不确定了,看向郁初四、

    郁初四虽然是男孩子,但这种事他不知道,他甚至找不到要观察的方向。

    老管家端着第二份菜出来,看向两人的目光越发和蔼,不要乱怀疑,咽到肚子里:“快去洗洗手,准备吃饭了。”

    “谢……谢谢管家……”

    ……

    可有些事,你觉得没事就是真觉得没事,但如果有人在耳边唠叨太过暗示,就觉得没事也总往哪方面想。

    郁初北今天早晨醒来的时候有些头晕,可能是起床的时候动作有些猛,觉得有些晕,也可能是昨晚被顾君之拱醒的次数太多,没有睡好,总之晕了一瞬,但片刻便正常了。

    郁初北有些担心。

    郁初北在心里将最近总给她打电话的医生腹诽了一遍:“君之啊。”

    “嗯。”顾君之声音软绵绵的从一堆毯子中弹出毛茸茸的头,想初次拱开沙子的小螃蟹,还有点没睡醒的娇憨。

    郁初北斟酌好用词,看着他笑:“宝宝也有一段时间了,总要看他一眼,我们去看宝宝好不好?”

    “不好!”头瞬间扎回了‘沙子里’:谁要看他!不看!

    郁初北心里翻两白眼,刚要开口。

    顾君之突然想到爱多一点、少一点的问题,又猛然探出头,看向她的肚子,不情不愿的开口:“好吧。”看就看!

    郁初北闻言顿时搂住大宝贝:“真乖。”

    顾君之心思何其敏锐:“我是因为要去看他你觉得我乖,还是你就是觉的我乖——”说完一双绝顶聪明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郁初北也很机敏:“当然是因为我们君之乖了。”

    顾君之想了想,方开心了,不愿无悔的起床。

    ……

    高成充、夏侯执屹、易朗月、顾管家、古教授、叶医生还有整个妇科‘特色’诊室,顿时在各自的方针严阵以待。

    因为顾夫人预约了产检。

    夏侯执屹略显激动的问高成充:“你说是男孩还是女孩?”

    视频另一顿,高成充显的十分冷静:“这个太早吧。”怎么看的出来,不过:“你觉得小少爷长到多大了,鸭蛋大?”

    顾管家摇头,认真分析,夫人先生已经出发了,他在自己的房间里联网:“你懂什么,鸡蛋大,鸭蛋太大了。”

    “都快三个月了,不可能那么小吧。”

    “怎么不可能,现在是细胞快速裂变期,不长个头发育样子。”

    “拉倒,你说的那是一个月的时候,三个月老练的医生都能猜行别了。”

    “呸!四个月前胎儿还没有发育性向特征!”

    “你敢说我们少爷不男不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