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7模板网

258文学

第二百四十九章 把酒未言欢

作品:问鼎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月关

    夜晚,墨门武者营帐。

    杨陌正借着微弱的烛光,精心地保养着揽月弓。忽然,有人聊起门帘,问:“陌儿,怎么还没睡?”

    杨陌闻声看了过去,见是杨烈,他笑着起身相迎,又不甘地说道:“我已经能够捕捉到祝叔叔的气息,但仍然察觉不到父亲的靠近啊。”

    杨烈只是笑笑,他在桌边坐下,瞧见了桌上弓身漆黑发亮的揽月弓,当下了然,他收起笑容,问杨陌:“你担心千雪?”杨陌一愣,随即点头。杨烈沉声道:“千雪和你,身为钜子的儿女,因为这个身份,肩负的东西本就比墨门中绝大多数的人要重上许多。我希望你将对千雪的担忧转为对她

    的信任,就同父亲一切,只在心中祈祷她平安归来,更要坚信她能够平安归来。再说,洗星河并不是坏人,千雪不会有什么风险。”杨陌点头,他注视着杨烈眉间的皱纹,心中对父亲的钦佩更甚。墨门武者上下,没有谁不清楚杨烈令杨千雪回城是不得已之举,杨烈的内心更是煎熬。杨陌尚有空闲去担

    忧、去迷惘,杨烈却没有一丝喘气的机会,他必须引领追随他离开云中城的武者们。杨陌也在桌边坐下,对杨烈说道:“我同千雪姐姐分别之时,曾许下诺言,待我们将神狸击退之后,一定要在云中城中再次相聚。父亲,这并非只是我同姐姐两个人的约定

    ,它是属于我们一家人的。”

    杨陌目光灼热,杨烈直视着他的双眼,只觉得自己的眼眶也跟着烫了起来。杨烈走后,杨陌打算就寝,同宿的程勇他们今日巡逻,明早一回来,杨陌就得替班。他的脑袋刚挨着枕头,就听见了一阵极轻的脚步声,随后有人声传来:“杨大侠可曾睡

    下?”

    “谁?”

    “在下枭卫,奉三殿下之命,前来请杨大侠前去望月坡。三殿下备了上好美酒,正在那儿等着大侠。”

    杨陌不知王佑邀请自己原因为何,但是望月坡为联军控制之地,绝不至于有什么陷阱埋伏。因此倒不用担心是否有什么危险,起身持弓随着来人前往。王佑早已经等候多时,虽说是他主动提出邀约,可是并没有半点作主邀客的态度。只见其立足于地势较高的山坡上,双手负于身后背对杨陌而立,举头仰望空中明月,脚

    下则放着数个酒坛。那名枭卫到此就不再上前,朝杨陌叉手一礼随后转身就走。杨陌踌躇片刻,继续抬步向前。此时四周寂静无声,杨陌也未曾施展轻功,落叶上脚步声十分清晰,王佑自然

    能听得到,可是他并没有开口搭话或是回头看望。直到杨陌接近之厚,才回头看向杨陌,做了个请的手势。“我问了守城老卒,今天是最适合来望月破上越的日子。大战在即生死难料,我便想过来看看。可是再美的风景也得配上合适的人,如今有美景,美酒却没有合适的人,实

    在太可惜了。”他先开口,对杨陌来说是件好事,但杨陌听了这些话,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王佑不动声色地看了杨陌一眼,见对方眉心紧蹙咬着下唇,为了找出会给他的话似乎陷入了焦

    头烂额的境地。王佑无奈,杨陌显然是没有听懂他的话中的意思。

    王佑只好再次开口:“我听说一件事,你和杨千雪不是亲姐弟?那么你们两人之间,是不是太亲近了些?”

    杨陌道:“我们确实不是亲姐弟,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关系很大,比如……我想娶她。”王佑终于说了自己心中所想:“我乃大燕皇子,杨姑娘是墨门女侠。我们两人的结合,就意味着燕国与墨门的全面合作,也意味着整个南曜与墨门的联合。有了这层关系,天下间再没有人敢对武者不敬,也没人敢觊觎矩子位置。之前洗星河之乱,就不会再发生。尤其眼下神狸大兵压境,南曜与墨门需要更紧密的合作,只靠口头合约,根本无济于事,唯有联姻才能让彼此之间通力合作。自古以来,这种事发生过无数次,未来也会继续发生。阿陌是要做大事的人,应该懂得

    道理。今天我请你来就是与你商量这件事,你说服杨姑娘嫁给我,我则为你觅一良配。这不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幸福,而是为了整个天下安危。”杨陌却打断他的话:“我爹从小就教我,要为天下苍生考虑,为了守护南曜百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但是我们的牺牲必须建立在资源基础之上,而且这种牺牲仅限于自己绝不会要求他人。如果为了所谓的大局,就要一个女子牺牲,那我们的战斗就毫无意义。不管这个女子是谁,这个条件我们都不会答应,千雪姐姐自然也不例外。她不会

    喜欢你的,也不会愿意嫁给你。”

    说到这里杨陌微微一笑:“因为我们迟早要成亲的。要我陪你赏月喝酒我没有意见,其他的事情还是不要谈了。”

    他这句话说得格外自然,情绪上也没有什么波动,但是在他和王佑之间,已经划下一道隐形鸿沟,楚河汉界泾渭分明。

    王佑点点头,并没有说话,而是抓起一只酒坛扔给杨陌,随后自己也抓起一只。杨陌伸手接过,举坛致敬,两人的酒坛在空中虚撞,随后举坛共饮。直到一坛酒喝了一半,王佑才继续说道:“我小时候跟着学士读书,再由叔父找来的高手教导功夫,日常生活都被这些塞满了,很难生出其他的心思。皇家出行的时候,叔父都会想办法带上我。当时不明白,现在才知道,原来是为了我的身份。总之,我们的童年是不同的,长大之后所学所想也是南辕北辙,所以对于我们来说,对很多事看法都不一样。你认为是对,我认为是幼稚。反过来我认为对的东西,你也认为是错的。不过不管如何,我们的最终目的一致,都是守护南曜对抗神狸。不管所用手段为何

    ,最终都是殊途同归!”

    杨陌点头:“没错!就是殊途同归!不过我爹说过,如果路选的不一样,也许会越走越远。但愿我们不会。”

    “一定不会!”王佑郑重点头,随后两人把剩下的酒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