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7模板网

258文学

第36章 夜探闫家村(各种求!)

作品:长青仙途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麦田里的奋斗

    夜已深,常青从客栈的床榻上一跃而起,结束了打坐。他准备今晚就去闫家村探一探究竟,虽说府衙的捕快在那里埋伏了几次都不见妖物的踪影,但那些都是凡俗之人,对付开了灵智的妖物自然是力有未逮。

    悄无声息的越过青州城的城墙,一路疾行,半个时辰之后,便来到了闫家村村外。

    原国所处的位置极为偏僻,整个国家布满了崇山峻岭,只有原国的首都,地处一处小平原。原国境内的各个州郡城都被各种山岭所包围。

    各条山脉,往往孕育出一些山精野怪,不时有未启灵智的妖兽祸害人间。

    而这些事件都被凡俗的各大衙门报给他们的庇护者百花宗,由百花宗派遣宗门弟子前来降妖除魔,一来可以还当地一个清净,二来也能历练弟子。

    功勋殿的任务,类似的除妖任务占了相当一部分,毕竟原国皇室每年给百花宗的孝敬是真的不少,也不能寒了原国皇室的心。

    闫家村,就处在大青山的山脚,正所谓靠山吃山,每年闫家村的村民都能从大青山中采到不少的名贵药材,甚至是灵药,因此百花堂的王元很重视闫家村的事情,才出了妖物,就马上报给了宗门。

    常青轻轻的跃上了一棵几米高的大树之上,凝神向着不远处的闫家村看去。

    此时的闫家村因为连日来的妖物伤人事件,搞的人心惶惶,部分村民已经举家迁走外出避祸,但大部分村民仍留在村里,毕竟故土难离。

    整个村子,只有寥寥的几盏灯火还在闪烁,大部分村民已是早早的栓死了家门,躲在家中不敢出来。

    殊不知,就在常青观察闫家村的时候,一双眼睛正在他身后的百米的紧盯着他。

    “这小子还算谨慎,不是个愣头青!”此时眼睛的主人这样想到。

    一个时辰。

    两个时辰。

    三个时辰。

    眼看天就要亮了,整个闫家村还是显得那么安静,没有任何的情况发生。

    常青心中失望,正要起身返回青州。突然,常青感受到一股不同于修士法力的波动,正从大青山之中飞速的袭来。

    “咦!”常青身后的隐匿之人发出了惊讶之声。

    隐匿之人连忙按下心头的惊疑,看着百米之外的常青拿出了一张灵符拍在身上,常青已经收敛到很细微的法力波动渐渐消失,最后完全感知不到。

    “准备的不错嘛!”隐匿之人若有所思,不愧是大师兄所看重之人,也不枉自己辛苦的来跑这一趟。

    常青赫然没有感觉到他的身后还隐藏着一个人,他的精神完全集中在那道飞速接近闫家村的气息之上,对方也是极善隐藏之人,如果自己不是因为一直炼丹运用旋丹法,对法力的感知提升极大的话,换作以前他肯定也感受不到这个波动。

    眼看那道法力波动越来越接近闫家村,常青也是缓缓的滑下大树,悄悄的往闫家村摸去。

    一名面色苍白,一袭黑色的袍子的青年男子出现在闫家村的街心道路之中,村子里面的家犬似乎嗅到了危险的气味,不停的狂吠起来。

    “聒噪!”黑袍青年冷哼一声,一身妖气稍稍往外一泄。顿时整个村子的家犬,吠声一静,夹着尾巴呜咽着缩了起来。

    闫家村的村民显然也意识到了什么,纷纷在家中找地方藏了起来,不停的祈祷这吃人的恶魔不要选择自家的亲人。

    有孩童的人家更是用手紧紧的捂住孩子的嘴巴,不让他们发出一丝的声音,要知道,半月前被吃掉的人都是孩童,甚至有刚出生的婴儿。

    黑袍青年张开嘴巴,一根分叉的舌头在口中来回晃动,“真是令人沉醉的味道!大哥也是,我刚化形,修为大降,只有吸些童子的精血才能快速的把修为给提上来,竟然还顾忌青州的修士,整个青州哪里有什么值得顾忌的修士,等百花宗的大修赶到的时候,我早就回到大青山深处了!”

    “之前吃了些牲畜,也没有见什么修士来处理,真是疑神疑鬼!”黑袍青年喃喃自语。

    稍作沉吟,一双长着竖瞳的眼睛发出夺人的寒光,朝着一家村民的房屋走去。

    闫家村的一座小院中,陈新莲用手紧紧的捂住了刚出生两月的孩子的嘴巴,丈夫张虎手握一柄柴刀,浑身战栗的望着紧闭房门。

    此时他们心中万分的懊悔,怎么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离开村子。

    眼看孩子因为不能呼吸而涨红的小脸,陈新莲痛苦的看向张虎。

    “大虎,怎么办!孩子快受不了了!”

    张虎绝望的看着妻子,“我也不知道!放开手吧!别让孩子那么难受了。”

    陈新莲缓缓的放开手掌,孩子得到了呼吸,瞬间嘹亮的哭声响彻整个闫家村。

    “不好!”常青听到孩子的哭声,顾不得再隐匿身形,如猎豹般奔向哭声的来源。

    “嗤!妇人之仁!不过,我喜欢!”隐匿之人在常青身后吐槽。

    “哗啦!”一声,张虎家的房门破裂开来,一个身穿黑袍人缓缓的走进屋子。

    右手一张,陈新莲怀中的孩子,便被一股吸力牵走,孩子落入了黑袍人的手中。

    陈新莲和张虎目眦尽裂,嚎叫着冲向黑袍人,那人只是衣袖一挥,张虎夫妇便撞破木墙跌落在地,浑身抽搐。

    常青刚好赶到,看着眼前的一幕,怒火中烧。“木刺术”一根尖锐的木刺瞬间出现在黑袍人背后,向着他的后心刺去。

    黑袍人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一般,侧身避过了眼看就要命中的木刺“桀桀桀桀,小子你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我才进村子就发现你了!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也敢来管我,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

    黑袍人手中的孩子朝着常青直射而来,后面跟着的是一柄冒着寒光的利剑。

    常青来不及多想伸手抓住孩子,分出一道柔劲把孩子送出几丈开外,又使出外门考核时的老招式“懒驴打滚”,把孩子护在胸前,屁股对着黑袍人……

    黑袍人手中的剑刺中了常青屁股,常青借着从屁股上传来力量,长身而起。

    “咦!有防御法器!,运气不错啊!就是这位置……嘎嘎嘎!”黑衣人惊奇的笑道。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