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7模板网

258文学

第1026章:仅此一次

作品:靳封尘江瑟瑟小说免费阅读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江瑟瑟

    方亦铭偏过头,盯着方城看了好一会儿,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颓败道:“他都知道了。”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方城一脸疑惑,“他知道什么了?”

    “和sa集团合作的事。”

    “什么?”方城震惊,“他……他怎么会知道?”

    “之前我们找他一起合作,他和sa集团也有联系。”方亦铭说。

    方城这才想起还有这么一件事,他一拍大腿,懊恼不已的道:“我怎么就忘了这个?完了,要是被董事会知道了,我们就真的完了!”

    “完了?”方亦铭冷笑,“我还有利用价值,他也不会拿我怎么样。”

    闻言,方城疑惑不已,“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方亦铭往办公椅上一坐,闭了闭眼睛,把刚才靳封臣交代他做的事情,都告诉了方城。

    方城听完,有些不确定,“所以,他暂时不会把你的事和方煜琛说,是吗?”

    方亦铭点头,“暂时不会,但不敢保证之后不会。”

    “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眼见就要成功了,谁知半路竟然杀出个程咬金。

    这让方城既气愤又无可奈何。

    “董事会给的期限要到了,到时候让那几个董事闹一场,就算不能让方煜琛从总裁位置下来,也够让他头疼一阵子。”

    方城点点头,“现在也只能先这样了。”

    方亦铭有自己的打算,他不可能就这样放弃的。

    方氏集团,他志在必得。

    ……

    靳封臣回到总裁办公室,方煜琛一见到他,就着急地迎上去。

    “怎么样?”

    “嗯。”

    靳封臣微微颔首,表示事情都妥了。

    方煜琛长长舒了口气,“那就好。我这边也和警方通过电话了,他们会暂时放缓追查那个人。”

    “辛苦你了。”靳封臣说。

    本来可以一举把药材的事解决了,但为了瑟瑟,方煜琛做出了让步。

    这样一来,等期限一到,他的处境会更加难,而且明知道是方亦铭所为,也动不了他。

    这种憋屈的感觉并不好受。

    所以,靳封臣对方煜琛感到很抱歉。

    不知道是不是看出他的心思,方煜琛笑着摆摆手,“瑟瑟的事最重要,我一点都不辛苦。”

    靳封臣勾起唇角,“谢谢。”

    方煜琛摇头,“这是我应该做的。”

    靳封臣又和他聊了几句,才离开。

    回到方家老宅,看到坐在客厅看书的江瑟瑟,靳封臣走了过去。

    听到有脚步声,江瑟瑟扭过头,正好看到一双白色的家居拖鞋,眼神欣然往上,最后对上一双深邃漆黑的眸子。

    她嘴角上扬,声音泛着甜,“你回来啦。”

    靳封臣轻笑,“嗯,回来了。”

    江瑟瑟站起来,双手背在身后,笑意盈盈的看着他,“你今天怎么那么早就出门了?我睡醒才知道你已经出门了。”

    软软糯糯的声音带着一丝撒娇的意味。

    靳封臣整颗心瞬间化成水,他伸手帮她将颊边的碎发捋到耳后,声音温柔地解释,“我去找方亦铭谈点事。”

    “你去找方亦铭?”江瑟瑟错愕不已。

    “为了病毒的事。”

    江瑟瑟细眉一皱,“他怎么知道病毒的事?”

    “他不知道。sa集团知道。我想利用他从sa集团那获得关于病毒的详细资料。”

    江瑟瑟有点不能理解,“有这个必要吗,而且他怎么可能会答应你?”

    “你不用担心这些,我会处理好的。”

    靳封臣不想让她操心这个,转移话题,“我们等会儿去接小宝和甜甜,中午就在外面吃饭。”

    江瑟瑟“哦”了声,“那方亦铭……”

    “我说了,这事你不用担心。”靳封臣打断她的话,“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养好身体。”

    江瑟瑟撇了撇嘴,小声嘀咕了句,“就我这个身体还能养好吗?”

    靳封臣听见了,原本放松的神情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他握住她的双肩,低头,语气极其郑重,“别说丧气话,我们不是说好了要一起白头到老吗?”

    对上他认真的目光,江瑟瑟忽然觉得自己太过自私了,总是忘了他的感受,说那样丧气的话。

    “对不起,我不应该那么说。”江瑟瑟深吸了口气,粲然一笑,“只要有你在,一切都可能好起来的。”

    靳封臣也笑了,“不是可能会好起来,是百分百确定。”

    江瑟瑟重重点头,“嗯,百分百确定。”

    ……

    这边,上官媛刚到公司,便被上官谦叫去他的办公室。

    “什么事?”她一脸冷漠的站到上官谦面前。

    上官谦苦笑了下,“媛媛,你就不能给我一个好脸色吗?再怎么说,我也是你大哥,你的上司吧。”

    上官媛不为所动,“有事就说事,没事我走了。”

    说完,她转身作势要离开。

    “等等。”上官谦连忙喊住她,叹了口气,“算了,反正这么多年你都是这个样子。”

    上官媛转正身子,冷冷的看着他。

    “sa集团的皮尔斯过两天会来京都,到时候你和我一起去见见他。”上官谦说。

    “不去。”上官媛直接拒绝了。

    上官谦拧起眉心,“为什么不去?”

    “不去就是不去,没有任何理由。”

    她的冷漠和任性让上官谦几欲抓狂,要不是因为对她的感情,他真想现在就让她滚出去。

    有时候想想,自己真的就是个贱骨头,明知她讨厌自己,还总死皮赖脸的凑上去让她打一巴掌。

    上官谦深吸了口气,掩下心绪,“仅此一次,好吗?”

    他乞求的语气,让上官媛感觉到自己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虽然她一直不喜欢上官谦,但不管怎么说,这么多年来他是真心实意在为上官家做事,也没生过二心。

    对她更是一往情深。

    她不由想到了靳封臣,那个眼里只有江瑟瑟的男人。

    其实她和上官谦又有什么区别。

    都是爱着一个不可能的人的可怜人罢了。

    也许是因为同病相怜,上官媛心软了,“好,仅此一次。这次我陪你去,下次……不对,没有下次了。”

    上官谦已经做好她再一次拒绝的心理准备,当听到她答应了,不由震惊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谢谢你,媛媛。”他扬起笑容。

    上官媛有点不自在,“没其他事情的话,我走了。”

    说完,不等上官谦反应过来,转身大步离开。

    而上官谦还沉浸在她答应自己的欢喜中。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