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7模板网

258文学

第790章:对,是我

作品:靳封尘江瑟瑟小说免费阅读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江瑟瑟

    </br>    傅家。傅经云进门换鞋,将手上的礼品盒递给母亲。</br>    “儿子,瑟瑟多久没回来了?你也不记挂着点,这怎么行。”</br>    傅母看了看儿子身后,的确是一个人回来。</br>    “她回国了,和靳封臣。”</br>    傅经云疲惫的扶着额头坐下,有些心烦意乱。</br>    他也是几天没有联系江瑟瑟,打听之下才发现她已经回国。</br>    “什么?咱们救了她,她却背着儿子你和别的男人回国了?”</br>    面对母亲的质问,傅经云垂着头懒得搭话。</br>    傅父抖了抖手上的报纸不满的看着她,“行了,说话别这么难听,儿孙自有儿孙福,感情的事控制不住,你别瞎搅和了。”</br>    傅母一听急了,声音尖利起来,“那你说说!到手的儿媳妇飞了,怎么办?”</br>    闻言,傅父不紧不慢的推了推眼镜,“不喜欢也不能勉强人家,女人多的是,再给经云介绍就好了。”</br>    “行,这事儿我可不管了!你儿子的终身大事你自己看着办!”</br>    傅母气的胸膛剧烈起伏,狠狠瞪了父子俩一眼转身上楼去了。</br>    傅父叹气一声,看了儿子摇摇头不再说话。</br>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是傅氏公司一年一度的周年庆。</br>    由于上半年公司实现突破性转变,这次的庆典十分盛大,选在傅氏旗下新开发的郊区酒庄举办。</br>    偌大的厅堂里,衣香鬓影,觥筹交错。</br>    巨大的雕花廊柱挑起拱形穹顶,更显得气派非凡。</br>    开场是董事长讲话,过后便是舞会。</br>    傅经云一向不喜欢这些场合,从医的性格使他更喜欢一个人独处。</br>    他向来很少参加宴会,只是这次父亲却一定要他来,不知道壶里卖的什么酒。</br>    “来,经云,这是你陆伯伯家的女儿,小时候你们经常一起玩儿,很久没见了吧?”</br>    “经云哥,好久不见。”女人走过来主动和他碰杯。</br>    傅经云看着面前那张陌生的面孔,在自己有限的记忆里他实在想不起来有这么张脸。</br>    但出于良好的家教,他还是礼貌的和女人打了招呼。</br>    一晚上傅经云被自己的父亲扯着见了各式各样的女人。</br>    他不过碰个杯,扯扯嘴角,那些女人却像粘人的藤蔓一样缠住自己不放。</br>    才知道,父亲原来是借口举办宴会给自己介绍女友,一路看过去,环肥燕瘦各色.女人,他实在是觉得索然无味。</br>    一张张胭脂俗粉的脸看过去,都是一个模样。</br>    找了个隐蔽的角落坐下,傅经云将侍应生盘子里的酒全部留下,挨个儿品尝。</br>    “经云哥哥?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br>    一声生硬的普通话传进傅经云的耳朵里,他晃了晃有些发晕的脑袋抬头看向来人。</br>    面前站着的女人身穿红色的鱼尾裙礼服,上等丝绸材质的衣服,紧紧的贴在凹.凸有致的身躯上,丰满而又诱惑。</br>    女人说着就要贴过来,傅经云已经有些微醉,反应迟钝的看了她半晌才一挥胳膊。</br>    “走开。”</br>    “我是艾德琳啊,我可是你的未婚妻,你不认识我了?”</br>    艾德琳说着坐在他的身边,把杯子挪走,“经云哥哥,少喝点吧,酒这种东西还是少沾染的好。”</br>    “走开!”</br>    傅经云的声音倏然提高,手上的高脚杯一个没端稳差点把酒洒在艾德琳裙子上。</br>    艾德琳秀眉蹙起,惊呼一声,“经云哥哥!”</br>    旁边已经有人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开始议论纷纷。</br>    艾德琳看着微醉的傅经云,感觉身边所有人都在指指点点看她的笑话,有些生气的跺跺脚走向远处和宾客寒暄的傅父。</br>    “伯父,您今天专程邀我来,难道不是因为我是经云哥哥的未婚妻吗?”</br>    傅父含笑看着面容精致的艾德琳,“没错,你和经云还没怎么好好相处过,我想借此机会让你们好好认识认识。”</br>    “可是,经云哥哥似乎不想见到我。”艾德琳有些抱怨的说道。</br>    “那混小子,估计喝多了,今晚就麻烦你照顾他了,艾德琳。”</br>    一句话的潜台词含义深远,艾德琳眨了眨蓝色的眼睛明白过来。</br>    “伯父放心。”</br>    傅父看着远去的女人,心想自家这小子还真是一个情种。</br>    一晚上给他介绍了各种女人不下二十个,没见他看过别人一眼。</br>    江瑟瑟留在他心里多深,怕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br>    宴会上人来人往,傅经云一杯接一杯的喝酒,眼神游离的看着舞池中旋转的人群扯了扯嘴角。</br>    就像自己母亲说的,到手的媳妇飞走了。</br>    自己是何尝的失败。</br>    江瑟瑟自从遇到靳封臣眼里就再也没有自己。</br>    没了她,自己的生命还有什么意思。</br>    又一次把空了的酒杯放在面前的桌面上,傅经云扶着沙发摇摇晃晃的站起身,踉跄着沿着大厅边沿向外走去。</br>    一直注意着他的艾德琳急忙放下餐盘跟随他。</br>    傅经云看着面前晃来晃去的地板,使劲甩了甩昏昏沉沉的脑袋。</br>    差点一个不稳,撞上迎面端着酒杯走过来的侍应生。</br>    艾德琳见状,赶紧几步跟过去,把已经醉的不会走直线的傅经云扶住。</br>    傅经云一顿,想来是服务生吧,便彻底放松,脑袋一歪把自己交给扶着自己的人。</br>    “送我回房间。”</br>    两人上了楼上的休息室,艾德琳一手扶着傅经云,一手从精致的新款古驰包包中摸出房卡。</br>    房门“滴”的一声后自动打开。</br>    艾德琳弯唇一笑,把沉重的男人扔在大床上,喘了口气慢慢的把衣服褪下。</br>    “水……”</br>    傅经云只觉得全身火热,口干舌燥。</br>    艾德琳把秀发解开,衣衫半褪,爬上床跪在傅经云身侧,一个个解开他的衬衫扣子。</br>    “瑟瑟……瑟瑟你回来了?”</br>    傅经云不清醒的喊着,大手拽着面前的女人,模糊间觉得是江瑟瑟。</br>    艾德琳一愣,看着傅经云无意识的呢.喃着别的女人的名字,蓝眸中泛起嫉妒。</br>    但为了自己的以后,还是应了下来。</br>    “对,是我。”</br>    “瑟瑟……”</br>    此时的傅经云已经完全把艾德琳当成江瑟瑟,有力的臂膀使劲一拽,艾德琳失去平衡。</br>    ,content_num</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