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7模板网

258文学

第450章:我是他的妈妈啊!

作品:靳封尘江瑟瑟小说免费阅读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江瑟瑟

    </br>    晚上,江瑟瑟哄睡小宝,蹑手蹑脚地带上门,来到靳母房里。靳母看到她进来,有些惊讶,“瑟瑟,小宝睡了吗,你怎么过来了?”</br>    “睡着了。”江瑟瑟嘴角带笑,靠在门边,看着靳母,问道:“妈,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br>    靳母不由疑惑,“怎么这么问?”</br>    吃饭的时候,江瑟瑟就看出来了,靳母一直心神不宁,看小宝的次数也格外的多,她很担心。</br>    “您好像不是很高兴。”顿了下,江瑟瑟解释道。</br>    靳母心里划过一阵暖流,这个儿媳妇是真关心她,同时她又想起盛之夏,心里有些不舒服,脸上却未表现出来,笑笑道:“没事,大概是今天逛街,逛得太累了。”</br>    江瑟瑟立刻道:“那您早点休息,我也去睡了。”</br>    靳母目送着江瑟瑟离开,一脸心事重重的关上房门。</br>    这天晚上,靳母失眠了,辗转反侧到半夜,才睡过去。</br>    第二天起来的有些晚,家里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只剩下了她一个人。</br>    靳母匆匆起来,发现已经快九点了。</br>    她与盛之夏约好,十点在昨天相见的地方见面,现在只剩下一个小时。</br>    靳母纠结了许久,还是决定去赴约。</br>    当她赶到商场时,没有看到盛之夏的身影,不知道怎地,她竟松了口气。</br>    不敢来,证明是假的。</br>    “靳太太,你来了。”一道声音陡然响起。</br>    靳母猛然回头,看到盛之夏就站在不远处,亭亭玉立,笑语嫣然。</br>    “靳太太,这边人多,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说话吧。”盛之夏朝她笑,笑的好看又温婉。</br>    靳母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道:“随你。”</br>    她们在附近找了家咖啡厅,要了个角落的位置,一边是墙壁一边是绿植,很安静,是说话的好地方。</br>    坐下后,盛之夏也不废话,很自觉的从包里掏出了一叠东西来。</br>    “这是我孕检时的b超单子,这时候的小宝是六个月。”</br>    “这是我怀孕时候的照片,每个月的都有,开始不显怀,五个月后肚子才大起来。”</br>    “这是小宝刚出生时的照片。”</br>    前面的那些,靳母看过也就算了,真正让她动容的,是两张婴儿照片。</br>    其中一张,小婴儿躺在淡黄色棉被里,闭着眼睛,睡得很安详。</br>    另一张是睁着眼睛的,都说刚出生的孩子很丑,但照片上的小孩儿不是这样的,他好看的像个洋娃娃一般,眼睛大而圆,乌溜溜的,非常灵动。</br>    隔着照片,都能感觉到那扑面而来的可爱气息。</br>    靳母立刻就认了出来,这是小宝。</br>    因为她刚看到小宝的时候,他与照片上一模一样,也是这样的可爱,大眼睛乌溜溜的,灵动无比。</br>    靳母爱怜的摩挲着照片上的小人儿,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br>    盛之夏一直安静的坐着,没有催靳母,她好像突然间又不急了。</br>    过了一会儿,靳母平复了情绪,看着盛之夏,平静地道:“你过了这么多年才来认亲,小宝我们家是不可能给你的。”</br>    盛之夏心里一喜,却故意苦笑道:“没关系,而且我也不是来抢小宝的。”</br>    靳母听言,脸色缓和了一些,心想只要不抢小宝,那就一切都好说。</br>    谁知,盛之夏却道:“这么多年,我为了小宝,没睡过一个好觉,如今小宝终于找到了,知道他过得好,我也就满足了。不瞒您说,我之前就发过誓,如果找到小宝,一定要给他全部的爱,也是因为如此,我至今还没有成家,我可以……”</br>    她还没说完,靳母便明白了,毫不客气的打断了:“我儿子已经娶妻了,我能给你一笔钱,算作你生了小宝的补偿。”</br>    盛之夏嘴唇哆嗦着,眼里蓄满了泪水,然后,她推开椅子,扑通一声,跪在了靳母面前。</br>    “你这是做什么?”靳母吓了一跳。</br>    盛之夏含着泪,却是倔强地道:“靳太太,我知道,靳家有钱,我是个小人物,可是我不想就这么放弃小宝,我是他的妈妈啊!”</br>    靳母的脸铁青,盯着她道:“你没有抚养过他一天,小宝并不知道你的存在。”</br>    盛之夏使劲摇头:“所以才要让他知道啊,靳太太,不要这么残忍,这一切,都不是我愿意的。”</br>    靳母冷着脸,心里浮起一丝淡淡的愧疚,叫她道:“你先起来,跪在这里像什么话。”</br>    但盛之夏却像没听到一样,哀哀道:“靳太太,你没有问过小宝,愿不愿意认我这个妈妈,怎么能就此剥夺了我的权利,这样对我太不公平,再怎么说,我也是小宝的妈妈啊,你也是个母亲,为什么不能设身处地的为我想一想,假如您的儿子不见了,您还能说出这番话来吗?”</br>    靳母默然。</br>    盛之夏泣不成声,“您不忍心,对不对?没有一个母亲会放弃自己的孩子,我也一样,我寻找了这么多年,每天都在期待着与儿子相聚,我不能就这样放弃啊。”</br>    “你先起来!”靳母又一次说,一向镇定的她,这一刻有些乱了。</br>    盛之夏摇头,“我不起来。”</br>    靳母不知道该怎么办,理智上,她是不愿意去破坏儿子的婚姻的,再者,她喜欢江瑟瑟,远超过这个所谓的小宝的亲生母亲,情感上,她却知道,自己无法采取更加强硬的措施。</br>    面前的这个女人,是她最疼爱的孙子的妈妈,她不能那样做。</br>    靳母陷入了两难。</br>    一时,角落里安静无比,只有盛之夏的哽咽声,间或响起。</br>    靳母双手放在大腿上,维持着挺直脊背端坐的样子,眉心却微微的蹙着。</br>    她现在非常为难。</br>    盛之夏轻轻的吸了吸鼻子,低着头,缩着肩膀,有些可怜。</br>    良久,靳母终于长长的叹了口气,道:“起来吧,这件事,我不能做主,我要回去跟家里人商量商量。”</br>    盛之夏这才起身,恭恭敬敬的朝她鞠了个躬,红着眼睛,道:“谢谢您,我可以等,只希望,您不要把我跟儿子分开。”</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