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7模板网

258文学

第六百一十一章 不杀人,只抽干

作品:丘子坟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河灯

    ♂nbsp;   啊!

    一声凄厉的尖叫就在耳边的音乐伴奏刚好歇停的时候突然响起,显得异常的刺耳,难听。可更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那居然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而不是女人。

    为什么呢?

    我缓缓睁开了眼睛,但还是一如既往的,看不到自己身后发生的一切,只能听见一些噪音,一些躁动,紧接着又是一个男人的大声尖吼,却没过多久,一切归为平静。

    我的视线内出现了一个身影,高挑,干练,性感的女人。

    看到这时,我心想,我错了。

    不是来了一个疯婆子,而是来了一个可怕的疯婆子……

    她步伐从容的走到了之前朱掌柜启动音乐的那个地方,按掉了某个墙壁上镶置的机关,然后耳边的音乐尽数消散,最后四面八方都回归了原始都安静。

    我张了张口,想要开口说点什么,发现自己连嘴唇都难以张开,那麻醉剂的药效实在是太猛烈了,让人无法动弹。

    那个女人脸上挂着淡淡的浅笑,看着我,说:“你现在的样子,好像一条死狗,就算我现在百般凌辱你,你也站不起来,你可真是一只小丑啊,竟然乖乖的任人鱼肉。”

    自己被羞辱了吗?我想是的吧,自己这个样子,无论是谁见了,都会想要羞辱一番的吧。

    我闭上眼,微微叹了一口气。

    过了一会儿,忽然感觉自己整个人被拎了起来。

    睁开眼一看,就见到那个性感的女人站在我面前,用冷漠的眼神看着我:“我保护你一次,你欠我一条命,记住了吗?”

    我想要回答,也想要点头,但是都做不到,只能用一抹感激的目光看着她。

    “哑巴,植物人。”女人瞥了我一眼,然后将我扛到了她的背上,背着我走出了那间房间外面,然后顺着走廊向一楼走去。

    所过之处,全都是一片血腥。

    朱掌柜的血。

    秦宝云的血。

    酒楼工作人员的血。

    这里简直血流成河。

    我看得心惊肉跳,这个女人到底是干什么的?她为了救我,居然杀了这么多人?

    当我们走出了酒楼的时候,发现楼外站满了各种各样的人,有的是小贩,有的是商人,有的是店铺老板,有的是行人……

    这些人都用怪异的目光审视着我们,但是没有人开口说话,也没有上前动手,就像是一群默默的围观群众,他们都只是因为好奇,所以被吸引到了这里。

    背着我的女人没有理会这些形形色色的目光,朝地上吐了口唾沫后,大摇大摆的往人群走了过去。

    眼前的人们见状,也不知道是识趣,还是下意识的,纷纷让出了一条人行道,就这样,我们穿梭在两面人群之间,扬长而去。

    走了半里长街,来到了一家破破烂烂的楼外,女人一脚踢开那扇铁门,走了进去,然后将我往一张沙发上一扔,埋怨了一句:“累死我了。呼!”

    我整个人歪歪扭扭的躺在沙发上,头都是斜着的,因为动不了,所以看不清屋子内的场景,实在是太难受,太憋屈了一些!

    女人也没有管我的死活,走去冰箱里,打开它,从里面掏出一瓶高装的红酒仰头就咕噜噜的喝了起来,有些鲜红色的酒液从她嘴角流出,她又用一根纤细的手指儿蘸着,塞进嘴里吮了吮。

    我真想说一句,能不能把我扶正躺好?这样歪歪扭扭的扔我在这张沙发上,是把我当做机器人对待了吗?我可是大活人,这样奇怪的姿势躺着,久了会抽筋的……

    “哎,你看着我干什么?”

    女人似乎感受到了我炙热的目光,于是用那凤眼斜睨了我一下。

    你说我看着你干什么?

    我在心里大吼,努力的想要伸展自己的四肢,就在这时,我发现自己的手指可以动弹了。

    我缓缓的举起一根手指,蠕动它,想要用手指来指示她,嘿,臭娘们,赶紧把我扶正,老子要正常躺着!

    “这是惩罚你的,我不会把你扶正的,乖乖享受吧。”女人说完这句话后,又自顾自的找吃的去了,浑然不理会我的感受。

    我在心里骂了她几千遍,完后还不过瘾,继续骂。

    “阿糗!”

    女人打了个喷嚏,似乎感受到了有人在诅咒她,于是走到了我身边,将我扶正,然后拍了拍我的脸:“别再咒我了,小心我一生气,把你抽干。”

    我心想抽干是什么意思?

    随后忽然想到了之前酒楼里那遍地血流的场景,瞬间就明白了抽干是什么意思,是抽干血的意思……

    “你可能有些疑惑,我就告诉你吧,是因为老万找到我,让我来保护你,所以我才会出现,当然了,我不可能一直保护你,只能保护你两次,已经保护你一次了,接下来还有最后一次。”

    女人拿着指甲钳,一边修指甲,一边自言自语般的说道。

    我张了张口,可以说话了,“谢,谢……”

    “不是哑巴嘛。”

    女人瞥了我一眼,然后好奇的看着我,问道:“你为什么会同一时间得罪秦小叔,还有朱大叔?”

    秦小叔?

    朱大叔?

    这是什么奇怪的称谓?

    我艰难的开口,问道:“你认识……他们?”

    “不认识,只是听说过他们而已。”

    “那为什么……”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称他们为叔吗?原因是,秦宝云比我年纪大,那个叫朱掌柜的更比我年纪大,所以一个叫小叔,一个叫大叔,有问题吗?”

    “……”

    我无话可说了。

    还以为她认识他们,所以才叫得这么亲近。

    随后,我又开口问:“他们,死了吗?”

    之前只看到屋子里的秦宝云和朱掌柜都倒在地上了,而且流着血,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但我也不能确定,他们到底死了没有。

    女人回答:“我不杀人。”

    “那他们……”

    “只是流点血,死不了。”

    “你喜欢抽干别人?”

    “对啊,你想被我抽干吗?”女人笑面如花的看着我,突然觉得,这副面孔真的很单纯,但是这个女人的内心,一定很邪恶。

    我缓缓吐出两个字:“不想。”

    不想什么?

    当然是不想被抽干啊!

    谁会愿意被一个女人抽干呢?

    “你老老实实躺着吧,我去洗个澡,手手都脏了。”女人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放下指甲钳,转身扭着小蛮腰,走进了屋内的厕所间里。

    我看着她的背影,心里只有三个字,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