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7模板网

258文学

第1168章 婚礼取消吧

作品:初婚有刺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芭了芭蕉

    第1168章 婚礼取消吧

    桑时西没有跟过去,他就站在原地看着林羡鱼的背影。

    一般来说他的愧疚心一向很少,况且这件事情他承认他有遗憾,但是他并没有做错。

    他刚才跟林羡鱼说的每一句都是实话,没有掺任何水分。

    当年的确他出了很严重的车祸,在病床上好几个月才醒过来后才知道出车祸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

    至于他后来知道了为什么没跟林羡鱼说,那完全是因为他的性格吧,因为他而造成的一切都给弥补了,他觉得告不告诉林羡鱼没差。

    至少以前他是这么想的,但是现在看着林羡鱼的背影,他总觉得心里哪有些不舒服。

    他说不准那种不舒服是什么样的情绪,是因为内疚还是因为第一次有人敢从他的婚礼上逃走,敢忤逆他?

    如果是之前他肯定很愤怒,绝对不可能开着五个小时的车过来跟林羡鱼好言好语。

    他也不晓得为什么。

    风越来越大,将林羡鱼的睡裙的裙摆给扬起。

    粉色珊瑚绒的睡衣,背后和胸前都绣着硕大的熊脑袋。

    桑时西一向不喜欢卡通的东西,也不喜欢幼稚的装扮,更不喜欢像林羡鱼这样性格的小女生。

    他爱的应该是夏至的那种聪明美丽咄咄逼人的女孩子。

    林羡鱼呢,她是那种无论你跟她怎么相处,她都会对你完全没有杀伤力的女孩子。

    现在他已经跟林羡鱼解释了,林羡鱼还坚持,理由是桑时西并不爱,他只是想要孩子而已。

    所以林羡鱼的诉求也完全没毛病,她说你桑时西不就是想要孩子吗,那她就把孩子生下来给他,不一定非得要结婚。

    林羡鱼渐渐地消失在他的视线中,这时他口袋里的电话响了,掏出来是夏至打来的。

    他接通放在耳边:“喂。”

    “小鱼儿找到了吗?”

    “嗯,找到了。”他淡淡的。

    “那你跟她谈了吗?她说她为什么要跑走呢?”

    “嗯,说了。”他仍是淡淡的。

    “那原因是什么?方便跟我说吗?”

    “没什么不方便的。”桑时西言简意赅:“还记得当年你被绑架离开的时候我出了车祸,车子从山崖翻下来,车子的碎片刚好砸到了当时在山脚下的林羡鱼的弟弟林宁。”

    “不会吧,这么巧?”

    “是啊,就这么巧。”

    “那是因为小鱼儿知道小宁的车祸是因你而起所以才逃婚的吗?那你有没有跟她解释这只是个意外?”

    “解释了。”

    “那现在你和小鱼儿怎样?”

    “婚礼取消吧!”桑时西平淡地对夏至说,平淡的一如既往。另外,你跟大家都解释一下。”

    “不是,为什么婚礼要取消,你不都是已经跟小鱼儿解释清楚了吗?怎么她无法原谅?那现在你们在哪里?你发个定位给我,我赶过来跟小鱼儿谈谈。”

    “不用那么麻烦了,何必强人所难?我达到了我的目的就行。”

    “你的目的是什么?”

    “孩子呀,她生完孩子会把孩子一个不落的都给我,这样不就行了?”

    “喂桑时西什么意思?”他从电话里就能听得出来夏至在电话那端已经窜火了。

    他浅浅的笑:“连林羡鱼都认清这一点,夏至,你怎么还看不清?你该不会以为我跟林羡鱼结婚是因为我喜欢她?”

    “难道不是吗?”

    “难道是吗?”

    夏至顿了片刻:“桑时西,你如果这一辈子不孤独终老的话,我就承认我看走眼了,你好自为之吧!”

    夏至啪的一声挂掉了电话,桑时西的唇边仍然保留着那个浅浅的笑,又将手机揣进了衣兜里。

    孤独这种事情桑时西从来都是不在乎的,他本身就不喜欢人多。

    孩子也不能说他有多喜欢,当初他要白糖也说不好到底是因为他想要一个别人都觉得是属于他自己的孩子呢,还是纯粹是因为夏至。

    因为想得到夏至,所以就想得到她的一切现在。

    忽然给他三个孩子,闹哄哄的。

    林羡鱼觉得他跟他结婚是为了他三个孩子,那也未免把他想的太有责任心了一些。

    不过他又问自己,那不然呢,那是为了什么?

    林羡鱼和谭倩回到了别墅里,见林羡鱼的脸色发白,谭倩也不敢问她跟桑时西谈了什么:“小鱼儿,我去给你倒杯水。”

    “嗯,谢谢你,谭倩。”林羡鱼窝在沙发上有气无力的。

    谭倩去给林羡鱼倒水,经过客厅的落地玻璃窗,无意地往外面看了一眼,看到桑时西站在不远的沙滩上背对着他们看着大海。

    这个季节是旅游季节,沙滩上很多游客 ,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但是桑时西的背影仍然鹤立鸡群,一眼就能看得见他。

    他比普通人都要高了小半个头,脊背挺拔。

    不过连谭倩都能够感觉到桑时西对林羡鱼虽然很温和也很尽职,但是总是少了那么一点什么。

    少了什么呢?

    谭倩一边端着水一边往林羡鱼那儿走。

    对,少了激情!

    谭倩忽然能够理解林羡鱼为什么要逃婚了。

    不管其他有什么原因,有一个主要的原因肯定就是因为桑时西太冷静,太平淡了。

    林羡鱼呢,虽然不是那种爱情至上的小女生,但是哪个女孩子对自己未来的婚姻生活和爱情不充满向往?

    就桑时西这样的要是冷冷地看别人一眼,那就会从头凉到脚。

    谭倩将水递给林羡鱼,以前总是看林羡鱼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的,什么时候见她这样?

    都快变成多愁善感动不动就撒泪的琼瑶女郎了。

    林羡鱼接过谭倩递给她的水杯喝了一口,谭倩试探性地道:“桑时西还没走唉,他还在沙滩上。”

    “嗯。我不久前才知道,当年撞伤小宁的人就是桑时西。”冷不丁林羡鱼开口,谭倩以为她永远都不会跟她讲为什么林羡鱼会逃婚的原因。

    “什么?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