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7模板网

258文学

第1167章 他的解释无懈可击

作品:初婚有刺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芭了芭蕉

    第1167章 他的解释无懈可击

    “理由。”桑时西言简意赅。

    理由当然很充沛,林羡鱼憋了好几天桑时西都没空听她说,今天她能够畅所欲言了。

    她说:“第一我知道你是为了孩子跟我结婚,你不喜欢我。所以我不会为了孩子而搭上我的一生。”

    “没有一生那么夸张。”

    “对我来说就是一生。”

    “好,理由二。”桑时西点点头,算是认可这个说法。

    “理由二就是…”林羡鱼仰头看着桑时西的眼睛,海边的风真大。大风吹乱了他的发丝,遮住了桑时西的眼睛,那林羡鱼就更看不清他了。

    林羡鱼揉揉眼睛,她好像被大风给迷了眼,弄得她一时泪眼婆娑的。

    她用衣角去擦眼睛,然后含糊不清地跟他说:“你撞伤了小宁,是你害我们一家变成这样,我怎么能和我们家的仇人结婚?”

    桑时西就知道是这样的原因,林羡鱼果然把它演化成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

    他很安静地听林羡鱼把话说完:“理由很充沛,那你要不要听我解释?”

    林羡鱼等了这么多天,终于等到了桑时西的解释,可真是不容易。

    她静静地站着洗耳恭听,她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不给桑时西机会解释,她只是不想让自己带着疑虑和愤怒站在她和桑时西的婚礼上,那各怀鬼胎结婚就没什么意思了是不是?

    在狂浪的海风中,桑时西终于开始了他的讲述。

    他的声音不大也不小,不轻也不重,风这么大也刚刚好好能够听清桑时西的话。

    “当年的确是我撞上了小宁,当时我就在车里。”

    “那你为什么不下车??”林羡鱼忍不住插话。

    “小宁是在山下被汽车的碎片给击中的,当时我在山上。”

    “什么意思?”

    “我的车在盘山公路上行驶,然后跌下了山,车门掉下来正好砸中了小宁。而我当时也出了车祸不省人事。”

    桑时西当时也出了车祸?

    林羡鱼想过他无数个解释,就是没想到他当时也出了车祸。

    “那后来呢,你醒了之后为什么没去找我们?”

    “我昏迷了好几个月,从国内的医院转到国外的医院三个月之后才苏醒,而且我根本就不知道我的车当时撞了人。因为当时开车的司机去世了,车上只有我一个人。”

    桑时西说完了,看着躲在他的衣服里眼睛睁的大大的林羡鱼。

    “我这样的解释你还满意吗?”

    “是真的?”林羡鱼喃喃地问。

    “我就是人品再卑劣,也还没到矢口否认否认的地步。”

    这倒是真的,桑时西这个人倒也算光明磊落,不至于撒谎。

    听完桑时西的解释,林羡鱼不免有一些茫然,她之前憋了满肚子的气,把整个事件都升华成桑时西导致她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但是他现在轻轻松松简简单单的一段话差不多能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了。

    当时人家也出了车祸昏迷了几个月,司机也去世了,没人告诉他他们的车曾经撞了人,桑时西没来找他也是在正常不过的一件事。

    那至于林宁瘫痪了几年,妈妈因为没钱治病而去世,爸爸坐牢,那这样算起来只能算是他们家倒霉了。

    林羡鱼低着头,脚丫子在沙子里面钻来钻去。

    桑时西的解释另她无话可说,人家又不是故意的,意外而已。

    这解释天衣无缝无懈可击,林羡鱼还能说什么?

    她只能嗟叹他们家走背字,不能怪到桑时西的头上。

    虽然因为小宁车祸妈妈将治病的钱给了小宁,但是只怪他们家穷了。

    她总不能把妈妈的死也算到桑时西的头上吧!

    “好吧!”林羡鱼沉默了片刻,低着头跟桑时西说:“你的解释我听懂了,说来说去只能怪我们家倒霉。”

    “不能这么说。”桑时西的手按住了她的肩膀:“我应该跟你说一句对不起。”

    “你是从什么时候知道小宁撞伤是跟你有关?”

    “到你家认识小宁不久之后。”

    “那你为什么没跟我说?”林羡鱼灵魂拷问。

    就算是刚才之前桑时西都能解释得通的话,林羡鱼也没什么好讲的,但是既然桑时西早就知道了,干嘛不早点跟她坦白?

    “我知道你为什么不说。”林羡鱼压根没给桑时西讲话的机会:“桑先生从来没有理亏过,所以如果不是人家寄给我这些照片,我永远都不会知道,我还一直以为你给小宁治病帮助我是因为你重情义,我跟小宁还一直感恩戴德,其实呢根本就不是,你把你的弥补让我们当成了恩情。”

    “林羡鱼,我承认我当时没有跟你说,但是不是像你想的那样。”

    “那还是怎样?”林羡鱼跺脚,然后沙子飞扬险些呛到她的鼻子里,她捂着嘴:“不管当初的事情是怎样的,你知情也好不知情也好,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且我知道你又不喜欢我,你不过是想要孩子而已,孩子生下来我会给你的,一个都不要,这下行了吧!”

    林羡鱼说完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还给桑时西,然后就向谭倩的方向拔腿就跑。

    谭倩正坐在沙滩上看海鸥,看见林羡鱼向她跑过来急忙站起来:“小鱼儿你别跑了,小心别摔倒了。”

    谭倩赶紧向林羡鱼跑过去扶住了她:“怎样?你跟他说什么了?干嘛忽然跑?”

    谭倩话音刚落,只见桑时西已经大步的走了过来,跟谭倩点点头。

    “她现在情绪有点激动,麻烦你这几天好好看着她。你们住在哪里?”

    谭倩本来不应该说的,但是桑时西跟她说话,就好像鬼迷了心窍一样,她不由自主地手指了指不远处的那栋青色屋顶的小别墅:“我们住在那栋别墅。”

    “好。”桑时西看了林羡鱼一眼:“我会帮你们叫管家服务,你们24小时都会有人照顾。”

    那听桑时西的口吻桑时西暂时不会把林羡鱼给带回去了,谭倩不知道他们两个发生了什么事。

    但第一次看到林羡鱼这个样子,既诧异又有些心疼,跟桑时西说话的语气也不知不觉的冷了下来:“谢谢桑先生了,不,是谢谢小鱼儿肚子里的宝宝,我们才有这样的待遇。”

    说完他就扶着林羡鱼往别墅那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