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7模板网

258文学

第二千二百六十九章 天虫部落

作品:万古丹帝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呆萌小学生

    ♂nbsp;   公孙土六人,看古玄的眼神,更加的恭敬,其中还带着丝丝感动。

    原本还有着其他重要任务的玄少,居然陪他们来这座秘境之中,寻找神树果实,这说明什么?

    说明玄少是在特意关照他们,想要助他们一臂之力呀!

    有这样的副殿主,简直是血神殿之福呀!

    以玄少的实力,下一任血神殿殿主之位,八成以上可能,都是他的。

    公孙土六人也乐意和古玄打交道,马屁拍得更加殷勤了。

    良久之后,古玄终于觉得,自己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虽然半年时间足够长,但神树结果之前,异象不显,想要找到估计很难。

    但是,若等到异象线显露之时再找的话,这座秘境里面,估计已经很热闹了。

    我们早来了足足半年,不能抢占先机,那可就太说不过去了。”

    古玄托着下巴,思索着。

    “所以,我们现在就要开始寻找神树的踪迹。

    天蟾老人,既然你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就将这里的情况,给大家说说。”

    天蟾老人点了点头,脸色凝重了几分。

    “这座苦海秘境,是非常危险的地方。

    这里面,有土著武者,自称是什么‘天虫一族’,实力十分强大,见到了千万要小心。

    不过,天虫一族毕竟也是武者,遇见了还能讲讲道理,不是每次都会进行战斗。

    这里面最危险的,还是各种蛊虫和凶兽。”

    天蟾老人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了心有余悸的表情。

    “想当初,我、东方大,混入了一个散修队伍,来到这里,寻找机缘。

    当时,除了我们,那支散修队伍,还有足足五名半步圣君。

    但我们遇到了虫潮和兽潮,铺天盖地都是蛊虫和凶兽,数量太可怕了。

    最终,我们虽然奋力厮杀,但那五名散修,依旧是陨落了。

    只有我和东方大逃了出去。”

    天蟾老人唏嘘地看了一眼东方大。

    身高超过两米的东方大,眼中居然满是恐惧之色,显然那一次虫潮和兽潮,把他们吓得不轻。

    古玄却是眯了眯眼睛。

    虫潮和兽潮居然会同时爆发,这种事情,可着实罕见。

    这里面,一定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

    “兽潮和虫潮爆发的方向,是怎样的?”

    古玄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问道。

    天蟾老人几乎是毫不犹豫就回答了出来。

    “自东向西!两者都是!”

    东方大点了点头,算是证明了天蟾老人的说法。

    古玄望向了东方,目光深邃无比,似乎透过了重重阻碍,将这个方向上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一般。

    “既然如此,那我们便去东边,寻找神树的踪迹吧。

    这样,总比胡乱走要来得好。”

    古玄做出了决定。

    天蟾老人和东方大却是相望了一眼,皆有些不安。

    “但是,玄少,那东方,可能是凶兽和蛊虫聚集之处呀。

    往那个方向走,危险似乎更多。”

    天蟾老人劝道。

    古玄淡淡一笑。

    “正因为如此,才要去。

    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是要去。

    天材地宝,哪样没有守护凶兽的存在?

    若真如你们所说,神树果树具有那等功效,那神树周围,必然有着极为强大的凶兽守护着!

    甚至,是一群凶兽在守护。

    所以,那兽潮爆发的源头之处,岂可不去看看?”

    血神殿的六人,都是面面相觑。

    即便有古玄在,他们也实在不想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天蟾老人又是劝道:“玄少,您不知道,那兽潮其实还好一点,但那虫潮,更加可怕呀。

    那些蛊虫,个个都能轻易毒死一名玄圣。

    有些蛊虫之中的王虫,连半步圣君的防御,都能洞穿。

    当初和我们一起想要穿越虫潮兽潮的那五名散修,其中四人,可都是死在虫潮之下!

    我们不妨先去其他方向看看,若实在没有,再去东边。

    足足半年时间,不用急。”

    古玄摇了摇头,目光很坚定。

    “我说去东边,那就去东边。

    在我看来,兽潮的危险性,可比虫潮要高得多。

    就算真有什么王虫级别的蛊虫出现,有我在,半点都不需要害怕。

    不用再说了,走!”

    古玄并不想多做解释。

    说到王虫级别的蛊虫,他身上现在就有一条百万年级别的噬龙蛛。

    这可是敢以真龙为食的王虫祖蛊,本来就厉害无比,又被古玄豢养了这么多年,实力增加了许多。

    有它在,什么样的王虫,敢来找自己等人的麻烦?

    来了,那就是送菜的!

    抗议无效,公孙土六人,终究还是跟在了古玄和叶儿的身后,往兽潮爆发的源头之处前进了。

    就算那里再危险,但只要跟着玄少,总能安心一下。

    他们若是和玄兽分开,那才是真正的危险。

    秘境深处,同时也是森林深处,有着一个看上去颇为原始的部落。

    这个部落之中,所有的建筑,都是以迷蝶桑树的树干为材料,搭建起来的,没有亭台楼榭之类的东西。

    部落上空,有着一个巨大的光罩,将整个部落都守护在内。

    部落大门口,竖立着一个木牌,上面龙飞凤舞,雕刻着一种极为古老的文字。

    字,只有四个,写着:天虫部落。

    这个部落的人,便是天蟾老人之前所说过的,天虫族之人。

    部落里,处在最中心的一座大木屋内,此刻正聚集着不少天虫族的族人。

    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不下二十人。

    如同众星捧月般,处在所有人目光中心的,是一名容貌清秀的少女。

    女子穿着兽皮做的短袖短裤,一身皮肤是代表着健康的小麦色,配合着手中的一杆长矛,显得颇有野性。

    她身旁,还有两名男子,和她的打扮相差无几,只不过,两人都是一身似乎要爆炸般的肌肉,很是粗犷。

    “虫衣衣,你乃本族圣女,本族的振兴存亡,就靠你了!

    记住,一定要带回神树果实,绝不能让外界之人得到它!

    若有人胆敢靠近神树,必要时刻,准许你再次发动兽潮与虫潮!”

    一名佝偻着身体的老者,正颤巍巍站在少女面前。

    “还有你们二人,虫楼,虫右使,你们一定要保护好衣衣。

    力族和我天虫族向来势不两立,力族的那位天才,一心要羞辱我天虫族,让衣衣当他的婢女,绝不能让他得逞。

    去吧,带着我天虫族的精英,往东边去吧……”

    虫衣衣似乎就等着老者的这句话了。

    她两眼都在放光。

    “放心吧,大祭司爷爷,没人能带走神树的果实,更没人能带走我!

    那力族的狗屁天才,若敢出现,我一定揍得他满地找牙!

    小楼,右使,我们走!”

    虫衣衣一挥手,潇洒地便往外走去,英姿飒爽。

    但很快,她停了下来,一脸疑惑地望向了虫楼和虫右使。

    “你们怎么还愣着?”

    虫楼一脸无奈地指了指另一个方向。

    “那边是后门,通往大祭司的修炼之所。

    这边,才是正门,通往部落大门!你,走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