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7模板网

258文学

第五百章 幕后大佬

作品:齐欢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云霓

    “我这师弟不懂事,”张真人看着清陵道长不禁摇头,“当年师父离开的时候就担忧师弟心性不定,让我多多照佛,是我没有尽到师兄的责任。”

    徐清欢如果没有看到张真人方才对清陵道长动手动脚,说不定会相信张真人的话,尤其是现在的张真人,手中拿着拂尘,身上的衣衫在微风中徐徐飘荡,看起来十分的超凡脱俗。

    张真人莫测一笑:“在磨砺些日子就能好多了,也就不必再外出云游。”

    院子里的众人早就对张真人这一套心知肚明,倒是来回忙碌的仆妇们听到了,眼睛中对张真人多了敬佩、尊崇的神情。

    张真人看着那些目光,愈发怀念泉州,他在泉州多年,一直都是如此,走在街面上,认识他的人都要喊声仙人。

    他已经好久没有听到这样的声音了,等到京城的事了了,他就又可以回到泉州做他的张仙人,不用整日里与大舅爷为伍,想想就觉得惬意,如果师弟不要再去云游,整日里与他叙叙师兄弟之情那就更好了,哪个高人身边没有个追随的人。

    总之,回到泉州之后,就是他的好日子。

    “真人,这还没到晚上呢。”齐德芳善意地提醒张真人,张真人那目光涣散的模样,显然是在白日做梦。

    齐德芳说完不给张真人反驳的机会,就扭头看向徐清欢。

    二叔的案子总算有了进展,齐德芳急于知道简王到底是不是幕后真凶。

    徐清欢道:“我们去花厅说话吧!”

    他们已经将清陵道长这里弄得一团糟,道长若非答应了要帮她弄清毒丸中的药性,恐怕早就收拾包裹离开。

    常娘子低声道:“我留下帮清陵道长。”

    徐清欢点了点头。

    众人陆续都离开,唯有张真人站在原地不停地向屋子里张望,然后走到常娘子身边低声道:“我这师弟是小孩子脾性,善人多多包涵。”

    “张真人放心,”常娘子收拾起桌面上的瓶瓶罐罐,“我不会将清陵道长抢走的。”

    张真人听到这话,心中舒坦了些,不过他隐约有觉得有些不对,好像是他怕被师弟遗弃似的。

    张真人离开,清陵道长才走出来。

    常娘子将所有的药材都按顺序放好,方便清陵道长取用。

    清陵道长看着常娘子一丝不苟的样子不禁点了点头,开炉炼丹必须要这样,所有的药材都要放的精准,不能有半点的差错,否则差一点点药效就会十分不同。

    清陵道长拿出张真人交给他的丹丸,这丹丸切开之后不见金色,至少证明金、亦金加的都不多。

    大周被称为长生不老的丹丸,大多数都是金丹,也就是说,这丹药从一开始就没有被当成仙丹来炼制。

    清陵道长这样想着,去拿桌面上的药材,常娘子正在取药瓶,如果他走过去不免与常娘子离得太近了些。

    仿佛看出了清陵道长的迟疑,常娘子道:“每个人都有秘密,你放心,我不会将你的秘密说出去,我留在这里帮忙,只是想要早些找到给徐大小姐治病的法子,无关的事我都不会多问。”

    清陵道长目光微闪:“善人对徐大小姐很好。”

    “不,”常娘子道,“是大小姐对我好,她虽然不说,但是她对我极好。”不问她的出身,不问她的经历,对她完完全全的信任,她想做什么大小姐从来不会干涉,这样的尊重和理解是寻常人不会给与的。

    常娘子拿出了笔:“道长做的每一步我都会记下来,方便后来查看,趁着这两天风平浪静,我可以多帮些忙。”

    说完她默默地看了一眼旁边的青布包袱。

    院子里安静下来,清陵道长重新将目光落在手中的丹方上,他记得师父说过,炼丹一道并非害人,但许多方士居心叵测,又有些人利用方士想要达到目的,当年有位师伯和好友就是被人利用,最终两个人一死一残。

    师父本不想将这些丹方再传下去,临终前还是交到他手中,嘱咐他不要轻易开炉炼丹,即便炼出丹丸也不要轻易尝试。

    因为最终是福是祸谁都不知晓。

    现在他希望这丹方能够救人,也算是为师伯积福。

    ……

    众人在花厅里坐下来。

    齐德芳将所有期望都放在了徐清欢身上,在他心里没有谁比徐大小姐厉害。

    “会不会真的就是简王,”徐青安先道,“本来常州的案子就与简王府那个叫蓉晓的姨娘有关,虽然后来发现真正与蓉晓有染的是苏纨,可是蓉晓最终却养在了简王府,说不定就是简王为了便于看管才会这样安排,真没看出来,简王竟然是……”

    要不是找到了线索,徐青安根本不可能会怀疑简王。

    徐清欢这两日已经将所有的案子梳理了一遍。

    “不管是王允案,还是最后的慧净案,都涉及了当年的秘密,”徐清欢道,“如果在朝中有一定地位的人,不会知晓这些事,更无法拿来利用。

    而且这几桩案子,都是旧事重提,可见背后之人已经布置了许多年,从凤翔到常州,他做事缜密,每件事都安排的极为仔细,能让王允、苏纨这样的人向他低头,对他忠心耿耿,不是靠权力和恐吓就能做到的。

    可见那人有足够的能力,让身边人对他敬服。

    所以,他必然有本事藏匿起来,让人无法怀疑。”

    徐青安睁大眼睛,妹妹这样一说,越来越像简王了。

    “看看这些案子的时间点,王允是从西北回来之后,就被背后的人收揽了,可以推断出,王允在西北出事的时候,那人最少心智已经成熟,有足够的本事去招揽人为他做事,苏纨也是一样,他尚公主不久,苏家出事,苏纨很快找到了与嘉善长公主相处的方式。

    背后之人还知道当年发生在松潘卫的秘密,就算安王身死的时候他没有经历整件事,之后也在暗中查案。

    这样看来他应该不是个年轻人。”

    徐青安道:“在朝中有一定地位,有能力让人敬服,年纪不小,这不就是简王吗?”

    每一个推断简王都符合。

    徐青安说着咬牙切齿:“简王骗了我们这么久,这次小爷定然要将他捉出来,干脆我们今天就杀到庄子上去,找到那藏在里面的内侍,那内侍定然知晓简王许多秘密,我们对他严加审讯,揭穿简王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