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7模板网

258文学

第2654章 白柳

作品:杨风陈梦瑶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一世强卫

    女童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似乎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之中反应过来。

    他目光呆呆的看着三个人的尸体,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开始只是微微的抽泣,后面哭声变大。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哭声停止了。

    女童再次站了起来,他朝着前面跑了过去。

    在巨石的下面,大汉的尸体躺在那里。

    女童的指甲突然变长,对着大汉的尸体一阵挥舞。

    破空之声响起,一道道青色的光芒纷纷落在了大汉的尸体上。

    鲜血四溅,本来残破的尸体瞬间变成了一堆碎肉的。

    他似乎还不解恨,嘴里吐出一口火焰,将这些碎肉化作了灰烬。

    随后,他又将黑脸男子烧成了灰烬。

    在做完这一切之后,女童坐在了地上,他刚刚恢复的法力再次耗尽。

    女童朝着一个方向跪了下去道:“爹,娘,大哥,大姐,血刀门的人终于被我杀了一个,你们放心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我一定会杀上血刀门,让血刀门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女童再次站了起来,看了一眼大汉三个人遗落下的储物袋。

    他犹豫了一下,将储物袋全部收了起来。

    天色变得有些昏暗,天气也变冷了。

    望着有些苍茫的四周,女童不觉有些害怕,微微蜷缩起了身体,下意识的朝着身旁唯一的活人,那个青年靠过去一些。

    青年在击出那一拳之后,便再次恢复了先前呆滞模样,木然的站在原地,低首望着自己的双脚,对于女童刚刚做的那些事情,仿若未闻。

    “这位……哥哥……”

    女童没敢靠太近,有些迟疑的轻声叫唤一声,青年毫无反应。

    “哥哥,我叫白柳,刚才谢谢你杀了那三个贼人。虽然你也是人族,不过爹爹说过,人族里面也有好人的。”女童怯生生的说道。

    青年身体动了一下,终于有了些反应,头稍稍抬起,看了白柳一眼。

    他瞳孔中倒映出女童的身影,呆滞的眼神中似乎闪过一丝光芒,随即又变得浑噩起来,不过眼睛始终看着白柳。

    这让白柳惊了一大跳,连忙往后退了几步。

    不过青年只是这么呆呆的看着她,没有其他举动,也没有动弹分毫。

    白柳心中松了一口气,更加确定青年脑子真有些问题,随之胆子渐渐大了,又尝试着走近了一些,好奇的打量起眼前之人。

    之前慌乱之下也不及细看,此刻走近了一些,白柳才看的更加清楚。

    这青年身形高大,手指修长,身上筋肉并不如何粗大,不过却给人一种蕴含无穷力量之感。

    其双眼虽然茫然无神,但是一对瞳孔却漆黑无比,看的久了仿佛内将人的魂魄吸进去,裸露在外的皮肤微黑光滑之极,经历刚刚一场激斗,竟是一丁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他身上的青色衣衫看起来普普通通,刚刚被雷劈刀砍,竟然也没有受到什么损伤。

    这一切加上先前青年一口将那不同寻常血雾吸入口内的事,都表明其绝对不是普通人,更不是一名凡人,凡人又怎可能两三下就打杀了三名拥有法器的修仙者。

    女童出神的打量着青年,青年仍旧没有什么反应,心情越发放松下来,许是大劫过后的童心萌发,绕着青年走了一圈。

    青年眼睛始终不离白柳,似乎白柳身上有什么吸引他的地方。

    或许是因为青年出现使她逃脱一劫,还帮她手刃了三个仇人,女童觉得眼前青年越看越亲切。

    “咦!”

    白柳忽的轻咦一声,青年胸前,隐约露出一个墨绿色的小饰物,晶莹剔透,不知是什么。

    她想要掀开衣服看个仔细,不过又有些不敢。

    就在此刻,周围风越来越大,天空一阵风起云涌,出现大片乌云,黑压压的低垂,让周围的光线更加阴暗。

    轰隆!

    一道粗大的闪电撕裂乌云,照亮了半个天幕,发出巨大的雷鸣,哗啦啦的雨滴倾盆而下。

    “啊!”

    白柳发出一声惊呼,下意识的躲到了青年身下,抱住了青年的大腿,娇小身体瑟瑟发抖。

    她乃是妖狐之身,对天地雷霆有种莫名的畏惧。

    青年眼睛里隐隐又亮起一丝神采,不过很快再次暗淡下去,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身子微微躬下几分,高大的身体笼罩住白柳,挡住了外面的无尽风雨。

    女童心中不觉涌起一股暖意,此时对于外面风雨雷电不再害怕,反而心安无比,这种感觉,就好像以前在父亲怀中一样。

    这场雨来得快,去的也快,没过多久便云开雨散,一股属于草木的清新之气散发开来。

    白柳甩了甩身上的雨水,嘻嘻一笑,拉起了青年的手,给他弹掉衣服上的水珠。

    其身上的青色衣衫不知是何种材料制成,雨水落在上面,好像荷叶皮子一般滴溜溜凝成一颗颗水珠,丝毫浸不进去。

    青年对女童的举动一如既往没有什么表示,不过也没有反对,任由其摆弄。

    “对了,哥哥,白柳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白柳拉着青年,尝试让其坐下。

    青年竟真听话的慢慢坐了下来,但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说话。

    “哥哥,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呀?”

    “哥哥,那一拳好厉害啊,能教教白柳吗?”

    “哥哥……”

    白柳有些不甘心,尝试了数种方式想要和对方交流,然而不管说什么,青年都没有什么反应,她不禁再次失望起来。

    “哥哥,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不过你杀了血刀门的人,还是和我一起离开这里吧。”

    女童想了想后,终于下定决心,一把拉住青年宽大手掌,恳求说道。

    青年虽然浑浑噩噩,但在白柳连说带比划了好一会后,似乎明白些什么,眨了眨眼后,终于跟着女童缓缓离开了。

    暮色渐昏,残阳似血。

    整片荒地在余晖的沐浴下,变得有些金光璀璨。

    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便向着落日的方向,渐行渐远,隐约随风传来白柳一人几分欢喜的说话声。

    “哥哥,我知道你很厉害,但那些血刀门还有很多坏人!天色不早了,你一定饿了吧。等离开这里,白柳给你打几只野鸟儿烤给你吃。白柳的手艺不错哦!哥哥,以后白柳就把你当亲哥哥吧!”

    一片郁郁莽莽的荒原山林中,凛冽的寒风不断呼号,鹅毛大雪纷纷扬扬,举目皆白。

    夕阳虽还未完全落下,漫天雪幕中的山林却已显得十分昏暗。

    一条本就不明显的林间山路,蜿蜒曲折,在厚厚的雪层覆盖下几乎无法辨别,其延伸尽头处却亮着一丝火光,在冰天雪地中透出些许温暖气息。

    火光亮处,是这片方圆千里山林中唯一的一座山神庙。

    由于人迹罕至,这处山神庙早已失了香火,废弃多年,外院的门楼和院墙早已坍塌殆尽,仅剩一座主殿,孤零零地立在原地。

    大殿的殿门早已不知所踪,门框处半搭着一张破旧的草席,草草掩住了殿外的风雪。

    透过草席上的破洞,能够看到空荡荡的大殿内,除了一些杂乱的枯草砖石,还有一道人影,正盘膝坐在当中。

    那是一个身着青衣的青年,即使席地而坐,身形也显得异常挺拔,但脸上偏偏毫无表情,木然之极,就如同他背后那尊破败的泥塑神像一般,刻板,呆滞,缺乏生气。

    青年抱臂胸前,臂弯之间正躺着一个纤细瘦小的女童,正是那小狐妖白柳。

    “呃……”

    就在这时,青年怀中突然传来一阵低吟声。

    白柳小小的脑袋朝青年手臂上拱了拱,本来深埋在他胸膛前的脸颊向外移了几分,从他的手臂间露了出来。

    那原本清丽可人的稚嫩小脸,此刻却是满面病态的通红,明明还处在沉睡中,一双秀眉却紧紧蹙在一起,紧闭的眼帘下眼珠不住的左右滚动,似乎正在经历极为可怕的梦境。

    “不……不要……呜呜……”

    伴随着一阵梦中呓语,白柳环抱着青年手臂的胳膊,下意识地收紧了几分。

    她的半只小腿也不安分地从青年怀中踢了出来,身子不时扭动几下,显得很不安稳,方才偏移出来的小脸,此刻又重新埋回了青年的胸前。

    原本正视前方的青年,似乎略有所感,低下头朝怀中的女童望去,木然的眼神略微起了些许变化,似乎显得有些疑惑,但更多的仍是茫然。

    “哥哥……”

    又是一阵模糊不清的梦话,从青年怀中嗡嗡响起,如蚊蝇之声一般,微不可察。

    不知是不是火光映照的缘故,青年此时的面目似乎变得柔和了几分,原本空洞的眼神中也多出了几分光亮。

    他也不起身,坐在地上蹭挪着位置,用自己的半边身子,将漏进来的寒风挡住,手臂微移了几分,将女童探出的小腿圈回自己的怀中,稍稍搂紧了几分。

    女童身子在他怀中耸动着蹭了几下,小脑袋又朝他胸膛里拱了拱,动作慢慢停歇下来,呼吸也渐趋平稳。

    殿外的天色早已经黑透,肆意天地间的风雪,也在不知不觉中逐渐小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