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7模板网

258文学

第679章 母爱无疆

作品:暴君强宠:萌妃拽翻天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梓翎

    第679章 母爱无疆

    “我不去。我得避嫌。孤男寡女不得共处一室。”冥殿迂腐又倔强。

    冬雪气得跺足,长剑就招呼上去,“由不得你。”

    冥殿身子一矮,冬雪劈了个空。冥殿一边躲避冬雪的剑招,一边嚷嚷道,“冬雪,别以为我打不赢你,我只是好男不跟女斗。你快停下,劈坏我的花花草草你可赔不起。它们都是名贵品种。”

    冬雪更加来气,剑势逼人,冥殿不得不喊管家,“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把老爷我的剑取来。快快快!”

    管家赶紧跑回屋里去。不一会,就屁颠屁颠取了冥殿的剑来。

    冥殿得到剑,但是冥殿其实并不擅长舞剑,他的特长是发明各种武器,众多兵器中,他都略懂一二。却没有最精通的武器。

    他拿着剑与冬雪过了十几招便显得体力不支。最后被冬雪挑落了手里的剑,狼狈的坐到地上。

    冬雪剑架到他的脖子上,命令道,“走!”

    冥殿白了冬雪一眼,嘀咕道,“悍妇,难怪嫁不出去。”

    冬雪将冥殿押到对面的暝衡苑,冥夜就站在庭院里的桃花树下,等候冥殿许久。

    “进去。”冬雪凶巴巴的推着踌躇不前的冥殿。

    冥殿不满的怒吼道,“我又不是犯人,你对我这么凶,分明就是公报私仇。”

    冬雪怒极,“我跟你没仇没怨。”

    冥殿笑道,“怎么没仇没怨了。我欠你桃花债,你就记仇了。”

    冬雪气得一脚踢在冥殿屁股上,怒气腾腾道,“进去吧你,废话真多。”

    冥殿扑倒在冥夜脚下,狼狈的抬头看到冥夜,很是错愕。

    “冬雪,这是你的主子?”冥殿惊愕的问。

    冬雪点头,“当然。”

    冥殿爬起来,指着冬雪的鼻子谴责道,“都说你们敏康苑的奴才最忠心,不侍二主。可你竟然易了主子?”

    “冥殿,别闹。”冥夜再不出声,就怕冥殿得罪冬雪了。所谓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冥殿这会逞口舌之争,只怕以后喜欢上冬雪后,追妻路上困难重重。

    冥殿怔怔的望着冥夜,她叫他一声冥殿,语气温柔,却威不可摄。

    这口吻像极了一个人。

    “你是谁啊?”冥殿围着冥夜转了两圈,将冥夜细细端详了一遍。

    “还不跪下,敏康皇后也是你能直视的?”冬雪上前一脚踹在冥殿的膝盖窝里,冥殿猝不及防的跪下,回头恶狠狠的瞪着冬雪。

    “你丫狠。”

    冥夜蹙眉,这两个人真是一对冤家。

    冥殿从冬雪的话里忽然领悟到了什么,抬头惊异的望着冥夜,“你真的……真的是敏康皇后?”

    冥夜点头。

    “有何证明?”

    冬雪又一脚踹上去,“你以为你谁啊,敏康皇后凭什么向你证明?皇上都不曾这般为难过娘娘,你胆子倒是大。”

    冥殿抠着后脑勺,“皇上怎么如此糊涂?”

    冥夜道,“冥殿,我今日找你来,是有事求你。”

    冥殿苦大仇深的瞪着冥夜,苦笑起来,“一来就求我,确实像是敏康皇后的风格。这敏康皇后第一次求我,我为她做了兵器,结果把自己给弄进兵营去了。第二次求我入朝为官,结果我把打铁铺弄丢了。敏康皇后求我能有好事吗?”

    冥殿爬起来就往外走。冬雪横在门口,拦截住了冥殿的去路。

    冥殿无奈。只得折回来,“你说吧,这次求我做什么?”

    “一件信物。”冥夜道。

    冥殿揉了揉额心,这次听起来好像不至于让他劳财伤神!姑且听她说完。

    “什么信物?”

    冥夜凑上前,“冥殿,可还记得我从前的兵器?”

    “记得,一把左轮手枪。”冥殿道。

    “帮我做出来,不能有任何差错。”

    冥殿望着冥夜,嘿嘿的笑起来,“我研究兵器十年,技艺大有精进,我可以帮你改良一下,让它射程更远,威力更大。”

    “不需要,我要原来的那支。”

    冥殿扶额,“难度很大!”

    就算是同批制的兵器都不可能完全相同,冥殿恐怕得在无数次失败中尝试。

    冥殿觉得冥夜的请求每次都让他十分为难,转身又要往前逃。

    冬雪早就料到他会逃,挺身在他面前。“嗯?”

    冥殿一脸郁猝,“这次给我什么好处?”

    冥夜走到冥殿面前,言语悲戚道,“冥殿,我已经一无所有,没有任何报酬可以支付给你了。”

    冥殿心里立刻就软了,“好啦好啦,就知道你是白嫖的。我给你做,拜托你不要用那种活脱脱家里死人一样的脸望着我。笑笑,笑笑嘛!”

    冥夜仰天松了口气。

    有了冥殿做的信物,她才能请得动陌玉下山。

    从前只是敬慕陌玉,他能率兵打仗,也能摇身一变为天下神医,救死扶伤。还能调教锦猫,教他玄修之术。

    如今看来,陌玉的真实身份恐怕不简单。

    只怕也是大隐于市的超凡脱俗的神仙。

    她要找到萧爝,只怕得请他相助。

    冥殿离开暝衡苑后,开始了苦逼的做枪支的日子。

    冥夜一边等待信物出炉,一边忙着寻找玉兔玉羊。

    这些日子,她走访查询过许多地方,她多么希望,玉兔玉羊就好像和从前一样忽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咧开嘴笑着,“娘亲!”

    可是这终究是一场幻想。

    冥夜寻找得很辛苦,她走遍了大夏帝都的每个地方,每一寸角落。哪怕是那些肮脏暗黑的地方,冥夜也不曾放过。

    她也拿着玉兔玉羊的画像,挨家挨户的走访每一户人家。详尽的告知别人她家玉兔玉羊的特征,可是没有人能够提供有效线索。

    锦猫得知冥夜在用这么辛劳的方式寻找玉兔玉羊,心里十分难过,也十分自责。

    这么多年,他隐忍着心里的悲恸。可是这一刻,他再也忍不住,流出伤痛的眼泪。

    “玉兔,玉羊,你们知道吗?娘亲在找你。”锦猫痛苦道。

    冥夜走访帝都城半条街,身心疲惫,春夏秋冬就劝慰她,“娘娘,这些剩余的半条街就交给奴婢们去做吧?”

    冥夜摇头,“我若是不亲自把她们找回来,我心里就不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