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7模板网

258文学

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居然是仲良毅

作品:神级黄金指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悟解

    ♂nbsp;   ..,

    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居然是仲良毅

    这下可真的是让所有人都炸了锅,谁能想到轻易难得一见的灵玉镶嵌居然出现在了宇文弦的蓝洛剑上。

    但凡能镶嵌在仙兵上的灵玉一定都是玉化完全的,便是一个碎片也是极为难得,可这蓝洛剑上的灵玉显然不是寻常的玉化,而是上品。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却再也没有人敢去喊什么作弊不公平之类的话了。

    镶嵌了灵玉的仙兵究竟能强大到什么地步他们并不完全清顾,但他们却知道一旦镶嵌了灵玉,仙兵的强度将会大幅度得到提升。

    而且伴随着灵玉的品级,强度提升的幅度也会不一样,十倍、二十倍甚至三十倍都是有可能的。

    “你的破地双锤是小有名气,但终究只是普通仙兵。”宇文弦冷冷的看着他,“我这是镶嵌了接近上等灵玉的碎片,你如何能比?”

    一句话,直接把那张奇怼的无话可说,他的破地双锤再强也终究没有镶嵌的灵玉,就好像凡铁跟神兵之差一般,也难怪会被斩断。

    其实这理解的有点偏差,说到底还是他们没有真正的见识过镶嵌灵玉的仙兵导致的。

    那蓝洛剑镶嵌后的确是威力大增,可问题还有一层境界的差异,这一点是无法跨越的。

    之所以宇文弦能轻易斩断对方的仙兵双锤,其实还得是何冲占了头功。

    为什么要让宇文弦脚步里地剑不离手,何冲其实是展开了木雷珠跟土雷珠的力量,先将木雷珠的力量通过土雷珠送到哪擂台的基石里,直接缠绕住宇文弦的双脚,跟着再展开金雷珠,给他布置防御。

    这也就是为什么每次敌人的攻击都会无效的原因。

    何冲现在可是劫消境的后期,相同的五行雷珠所展现出来的效果也绝非一个区区擎身境后期所能攻破的。

    如此一来宇文弦真的就只需要舍弃防御的攻击就行了,毕竟防御问题何冲给他包圆了。

    同样的,斩断破地双锤以及刺穿张奇源力防御的蓝洛剑的表面也是附上了一层金雷珠的力量。

    那金雷珠本就是以攻击为主,不过是被动而已,不像火雷珠是自行进攻,所以附着在仙兵之上是最合适的选择。

    本性属金,在配合境界的大幅度超越,那真的就是在劫消境后期之下无坚不摧的存在,怎么可能斩不断那破烂的双锤。

    同样的,之后火雷珠跟水雷珠属性的连番运用也都是通过擂台的基石送过去的,只不过何冲隐藏的非常好,没有人看出来罢了。

    至于张奇最后那无法动弹的双脚,自然也是何冲的杰作,木雷珠一经舒服,还想挪位,简直就是玩笑。

    “现在还有话说吗?”宇文弦看着那倒在地上睁大眼睛的张奇,“认输吗?”

    “我……我……”张奇知道自己败了,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无妨,认不认输已经不重要。”宇文弦微微一顿,却厉声喝道,“说,你究竟是谁,你绝对不是张奇”

    “什么?”张奇的眼中明显出现一丝慌乱,却急忙申辩,“宇文弦,不要以为这样你就可以诬陷于我”

    “好啊,既然你不承认。”宇文弦哼道,“那我就打到你显出原型”

    说着,宇文弦猛然上前,提拳就打,张奇本能的想要展开源力防御,却怎想背部猛的传来一阵剧烈的火烧疼痛。

    就这一下,硬是让他本能的将源力全都转移到了后背上,可面前的拳头却怎么都顾不上了。

    一拳,两拳,三拳……

    宇文弦好像在打一条狗一样的揍着张奇,可怜后者擎身境的实力却怎么都施展不出来,每次他想要放开源力时,背部便会传来火烧的巨疼。

    没有了源力,张奇就跟一个普通人没什么两样,更别说他现在四肢重伤,动都不能动上一下,更别提挡了。

    随着拳头一下下的砸在他脸上,张奇的面容也在逐渐的发生着改变,却没有人上来阻止。

    毕竟他没有认输,而张奇又提前说了生死局,所以根本没人会管。

    倒是仲良毅那里面色着急,可一反常态的他居然没有半点动作,只是坐在那里搓着手脸色极差。

    “快看,这张奇怎么变模样了”突然,何冲的声音传了出来,“怎么变成仲良毅了,怎么会有两个仲良毅”

    何冲一直都没出声,现在终于到了他发言的时刻了,随着他的叫喊,所有人都朝着擂台上看去,果然映入眼帘的不再是张奇,而是仲良毅。

    “这是怎么回事”众人震惊,瞪大了眼睛的看看擂台,再看看坐在看台上的仲良毅。

    宇文弦也停下了手来,却没有松开对方,而是将目光也投向看台。

    “换形术?”谢克冯脸色一变,目光如刀一般射向旁边的仲良毅。

    可还没等他动弹,巩斯却先出手,一把抓住那仲良毅,拳头呼啸而来,重重的砸在对方的脸上。

    这仲良毅好歹也算是一宗之主,面对巩斯的出手居然半点反击的能力都没有,那一拳更是无法躲避,直接便挨了上去。

    这一打不要紧,看台上的仲良毅也发生了变化,既然也换了一副脸面,赫然正是张奇。

    “好一个道鸣宗,好一个仲良毅”谢克冯咬着牙恨道,“居然使出这样下三滥的手段,豁上去不可逆转的暗伤也要展开这换形术赢得比试,还要点脸吗”

    这一下雨凌宗的弟子可算是彻底的不算完了,叫喊着便想冲向看台,还有一部分要冲上擂台,摆明是要生撕了这些来闹事的混蛋。

    此时已经不单单是道鸣宗自己的问题了,他们已经将怒火分布到了所有来观礼的人身上。

    至于道鸣宗其余那几名弟子,此时已经被狂殴在地,身负重伤。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我是府主管家,你们要造反吗”见人群涌来,袁田忍不住害怕的大叫。

    虽说他境界不低,但这数百人却也不是他能抵挡住的,又怎能不慌。

    雨凌宗的弟子是彻底的愤怒了,谢克冯虽然也很愤怒,但他还有理智,知道真要是让这些人在自己这里出了事,就算有理也变成了没理,还会给人落下口舌影响后面的游泉林乃至府都之行。

    但他不能阻止,否则自己的威信在众弟子眼里就会大量的降低。

    不得以,谢克冯只能将目光投向何冲,此时让他来稳住众人才是最合适的。

    “诸弟子,全部停下,回来”

    何冲看到谢克冯的目光,他也很清顾此时冲动的后果,当即利用源力迫出声音大声喝止。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