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7模板网

258文学

第1962章 阻止她参与

作品:抢个总裁当爹地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席宝儿

    ♂nbsp;   ..,

    战思锦在下班的时候,就没有看见凌司白了,她只得自已开车回家。

    到了家里, 她是实在忍不住了,就给他打了一通电话。

    电话里,凌司白也刚回家,战思锦不由松了一口气。

    “早点休息,别想那么多。”

    “嗯你也是。”凌司白的声音柔了下来。

    战思锦想要劝他什么,最终,还是没说什么,道了晚安。

    在凌司白的沙发面前的桌面上,摆放着一堆从各方面收集回来的资料。

    此刻,他的手里,握着一瓶酒,衬衫的衣扣扯开了几颗,领带扔在旁边的沙发上,站在落地窗前,他的眼神充满了仇恨的光芒。

    他从小就种下了一股仇恨的种子,随着他的年纪,慢慢的生根发芽,他可以忍受时间的考验,但是,父母之仇,他从未忘过一刻。

    终于,事隔二十多年,这个组织,又开始出现了,这是一群为了利益,不顾人命的冷血杀手,只要有利益可得,不管对方是何生份,便是他们穷追猛打的目标。

    而这个组织有一个一直保留的习惯,他们会在死者的身上留下标记,以显示他们的得意和炫耀他们的高明手段。

    凌司白喝完了最后一口酒,他的脑袋越发的清醒,他坐在沙发上,开始翻看第一个案子资料。

    他要从这些以往的资料里,找出任何一丝蛛丝马迹。

    战思锦也是偷偷的把当年凌司白父母的资料带回了家里,坐在床上,翻看着那些照片,她已经泪流满面,需要很多次的冷静和抹眼泪,她才能继续面对这起案子。

    即然做了这一行,她所见的一切,都是这个世界上最残忍的一面,可是,此刻,她的内心如刀割般疼。

    凌司白的痛苦,令她感同身受。

    他这些年所受得苦,她此刻一一品偿着,面对着这些照片,她几次哽咽出声。

    她喜欢他,即希望他能走出父母去世的阴影,也希望他能得偿所愿,为父母揪出凶手。能化去凌司白内心仇恨的,别无他法,只有揪出背后的凶手,才能令他的内心得到救赎,他这一辈子才能安心渡日。一夜失眠,清晰, 战思锦早早来到了办公室里,她

    以为能见到凌司白。

    可是,等到了十点左右,也没有看见凌司白过来上班,新进来的一个案子,还是娜姐那边在处理。

    “凌老大还没有来吗?”战思锦朝前面的木木问道。

    木木反而朝她问道,“我还想问问你呢凌老大今天是不是请假了。”

    “我还没有打电话给他。”战思锦叹了一口气,现在,她都有些害怕打电话给他了,生怕他在忙着重要的事情,而打扰到他。

    “凌老大没来,也没有向我要请假条啊”

    战思锦咬了咬唇,起身走出了办公室的门,径直朝陈科的办公室方向去了。

    陈科正在看着文件,看着战思锦敲门进来,他立即笑脸相迎。

    “小战,怎么了?看你这急样,有急事?”

    战思锦微呼吸一口气,以下属的姿态打探道,“陈科,凌副科去哪了?”

    “司白啊他在办案子啊怎么了?”陈科含糊回答,要知道,他和凌司白都达成了一致的约定,他父母的案子,绝对不许战思锦参与。

    “他在哪里办案子?我可以一起参与吗?”战思锦再问。

    “这个案子比较复杂,你还是实习生,不适合过去,你就好好的配合我们法医科的工作就行,去吧别找他了。”

    战思锦不由直接问道,“他是不是在查他父母的案子?”

    陈科见阻止不了她的发问,他只好如实相告道,“不错,司白的确在追查当年的事情, 这件事情,你呢就不要参与进来了,非常的危险。”

    “我不能让他有危险,就算有危险,我也愿意和他一起承担。”

    “为什么?”陈科假装不知情的问一句。

    战思锦非常平静道,“因为我们在交往,我是他的女朋友。”

    陈科有些头大,果然是战家的人,这胆量,这骨气,这状态,遇事都这么冷静吗?

    “这件事情,暂时不需要你参与,如果有需要,我会通知你的,我得去开会了。”陈科只能再闪烁其词,不正面回答她。

    说完,他假装拿起资料出门,战思锦有些无奈的看着他。

    此刻,正在资料室里,资料员接到了一通电话。

    “替我把这些批号的文件整理一下,我一会儿派人过来取。”那端出声的正是凌司白本人。

    做为他的头号女粉丝,这位资料员自然是非常激动的,能为他做事,是福气啊

    但是有件事情,她必须得告诉他。

    “凌老大,您父亲的案子文档,昨天被你们法医科的战思锦取走了,现在还没有还回来呢”

    那端沉默了几秒,“去向她追回来,就说这是重要文件,不许外借。”

    “哦好的,我现在就去要回来,然后,送给你。”

    那端挂了电话,资料员赶紧从办公室里出来,一路直奔向了法医科。

    战思锦这才刚回到办公室里,资料员就过来了。

    “战思锦,麻烦你归还一下,你昨晚借阅的案件文档。”

    战思铁一怔,“我还没有看完。”

    “请你立即归还,这是上面的要求的,现在属于重要文件,不得外借。”

    战思锦不由心神一紧,“是不是凌司白问你要这个的?”

    这位资料员只得点点头,“对,请把文档交还给我。”

    “我会送给他。”战思锦说完,拿起手机,从早上到现在,她也没有打电话给他,此刻,她不得不打给他了。

    “喂”低沉而熟悉的男声响起,有些沙哑。

    “你在哪”战思锦直接问道。

    “我在查案子。”

    “你要你父母的档案资料吗?在我手上,你在哪,我送给你。”

    “我在九号会议室,你送过来吧”凌司白回答过来。

    “好,我现在就过来。”战思锦说完,微微呼了一口气,把案子整理好,抱着朝九号会议室的方向走去。刚才陈科的话,她都明白,他也不希望她参与这次的案件。可是,难道要让她眼睁睁的看着凌司白涉入危险吗?这样,她怎么能安心?只有参与进去,知道整件案子的走向,她才能安心每一天。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