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7模板网

258文学

第1895章 完美婚礼

作品: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席宝儿

    宴会厅的大门口,宾客们皆已经入场了,段舒娴微微深呼吸一口气,有些紧张的捂着胸口,今天来得客人身份都太贵重了,她难免还是紧张起来了。

    段舒敏安慰一句,“别紧张,放松心情去他的身边吧!”

    段舒娴抿唇一笑,“嗯!”

    旁边的大门里,段德铭走出来,马上就要到吉时了,做为父亲,他要过来领着女儿走红地毯。

    “爸!”段舒娴唤了一句,段德铭也有些紧张激动的整了整西装的扣子,走到女儿的身边,他温柔道,“快到吉时了!准备好了吗?”

    “嗯,已经准备好了。”段舒娴微笑点点头。

    一旁的程未来和段舒敏则进去入席了。

    整座大厅的外面,保镖环侍,此刻,程漓月一身优雅的裙装迈出来,她走到段舒娴的身边,段舒娴忙唤一句,“姑姑!”

    程漓月替她整理了一下头发,也细心的把她的头纱遮下来,她笑道,“舒娴,该入场了,我过来看看你。”这个时候,紧闭着的大门,倏地自两边打开,只见金壁辉煌的宴会厅出现在眼帘,宾客满座,一条红地毯宛延至礼台的方向,段舒娴的目光抬起,透过薄薄的头纱,远远

    的与台上的男人遥遥相望。

    她的紧张,因这一眼而消失,她笑容绽开,身边的程漓月朝她温柔道,“过去吧!景琛在等着你。”

    段舒娴嗯了一句,在父亲的陪伴下,她捧着一束花,一步一步认真的朝台上的男人走去。

    身边的宾客投望过来的目光,她感受到了,那是欣赏和祝福,还有对她的好奇。

    段舒娴美丽的面容,在薄纱之下,完美的显现出来,令到场的客人,即便不能一看她的全容,也能知道今天的新娘有多美。

    席景琛在那里,身姿挺拔,从容而优雅,他在耐心的等着他的新娘上台。

    段舒娴在父亲的陪伴下,迈步到台前,席景琛伸手过来执起她的手,牵着她上台。

    段舒娴感受着他温暖宽大的手掌,她的心也被一股温暖的包裹着,陪着他一起在台上,这一刻,段舒娴终于有一种陪着他,在顶峰的感觉。

    这将是以后,她会陪着他一生所的地方,这一刻,她的心里, 不止是有爱,还有肩负着的使命。

    台下掌声如雷,所有人都在祝福着这一对新人,前面的几席客人里,掌声更为激烈。

    这是亲友席,程漓月坐到了老公的身边,一双嫩嘟嘟的手就抱了过来,她伸手把可爱的孙子抱在怀里,抱在怀里,微笑祝福台上的新人。

    楚悦和席锋寒相视一眼,终于有件事情落下来了,儿子在他适合的年纪,遇上喜欢的人,这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

    而且,结婚之后的儿子,就更能静得下心来完成他接下来的使命了。

    段家这一桌,段老爷子刚才多喝了两杯,这会儿情绪也有些激动,他是真不知道自已段家有这样的福气。

    段德铭和李玉目视着台上,祝福着台上的女儿,段舒敏的目光,虽然有几丝的恍惚,但是,她的眼神里只有祝愿的光芒。

    程未来的脸蛋,轻轻的靠在段司烨的肩膀上,感受着这份爱情的力量。

    两声毫不犹豫的我愿意,两只带着婚戒的手紧紧的交握在一起。

    席景琛侧首,在段舒娴的额头亲了一下,段舒娴有些羞赫的直面对着他,席景琛温柔一笑,又在她的红唇上烙了一下。

    台下席泱捂着脸,羞涩得不敢看,大哥亲大嫂呢!

    婚礼仪式全部完成,席景琛牵着段舒娴下来,从旁边迈步进了一一道走廊,段舒娴需要去换下婚纱,换上一套礼服入席。

    做为这个国家未来最尊贵的两个人,席景琛和段舒娴并没有像普通人的婚礼这般敬酒,因为在座的客人都理解,也都明白能参加这场婚礼,已经是多么的荣幸。接下来,午宴前的十几分钟里,席泱坐在旁边的钢琴旁边,倒没有特别的提醒客人来欣赏她的曲子,是客人们自动发现的,他们的目光看向了钢琴声的方向,才发现,原

    来是席家的公主坐在那里弹奏。

    琴声萦绕在大厅里,音质非常的流畅,宛如大师之手,而她不过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却已经拥有高级演奏水平了。

    看来总统府培养出来的孩子,必定各方面都是最优秀的。

    席泱一曲之后,她起身,看见客人们都在微笑看向这边,她做了一个谢礼的手势,倒是从容的回到了位置上,那份生在皇家的自信和优雅,仿佛是与身俱来的。

    楚悦也非常满意女儿今天的演奏,也许是她自身的出身吧!她今生把所有的爱,都倾注在这两个孩子的身上,给予他们最完整的爱。

    午宴非常的丰盛,宾客们尽兴而归,在下午的时候,宾客们即便尚不想离开,可是,他们也知道,这场皇家婚礼结束了。

    他们一一和席锋寒夫妇打过招呼才离开,此刻,席家的亲友团们已经按排在楼上休息了。

    段家的客人也留下来休息,今晚,这里还有亲友席。

    段舒娴换了一套喜庆的红色晚礼服,新娘子的那份娇羞流露着,越发的美丽了。

    此刻,在亲友团里,主导着这里气氛的,可不是别人,而是三个奶娃,最大的,才两岁半,最的九个月,是夜妍夕家的少爷。

    宫雨泽第一胎是儿子,二胎也已经四个月了,宫雨宁第一胎是可爱的女儿,夜研夕是儿子。

    此刻, 三个出色的男人,宫雨泽,贺凌初,封夜冥,和三个美丽的女人围着三个不点,还真是有趣呢!

    继承着父母最佳的基因,三个奶娃都可爱极了,萌态十足,这就是为人父母的快乐和自豪。

    这个时候,不管是商界帝王,还是军界年轻的领袖,都得对这三个家伙低头,一言不合,就哭给他们看。

    这已经是超级奶爸军团了。

    晚上的亲友宴只有三桌了,互相介绍着一番,也令段家看见了总统先生一家的亲友团,在军政商界都是顶尖的人物。

    但是,他们都非常的随和,亲切,相处也很融洽。

    席景琛不由的在表哥,表姐夫的努力下,喝了几杯,段舒娴不时的看向对面桌上的男人,她逗得几次捂嘴笑起来。

    男人的快乐真得很简单,而且,几个男人在一起,打趣起来,都像是大男孩似的。

    时间也慢慢的渡过了,九点半,宴席散了,席景琛的车队带着他们夫妻二人回席景琛的别院。

    这里已经布置过一番,是他们的新房,段舒娴在席景琛下车的时候,看见保镖上前掺扶着她,她笑问,“有些醉了吗?”

    “我没醉。”席景琛眼神含笑,俊颜微红,但是,他清醒着呢!

    保镖们离开,席景琛揽住自已的妻子,两个人一起回大厅。

    灯光下,段舒娴看着自家的男人,少见的男色风情,令她的心弦拔动,她搂着他的脖子,依偎过来,“醉了就回房间休息吧!”

    “我怎么可能会醉?”席景琛可不承认这一点,他箍住她的纤腰,俯下一些身子,哑声道,“今晚可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

    段舒娴的俏脸蓦地一红,她柔顺的依偎在他的怀里,轻轻的应了一句,“嗯!”

    席景琛倏地俯下身,打横抱起了她,段舒娴不由担忧的看着他,“我自已走吧!”“放心,老公这点力气还是有的。”席景琛完,抱着她,沉稳的迈步走向了楼梯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