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7模板网

258文学

第四百零五章 还真是斩妖剑

作品:我的老婆是大BOSS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中二少年肤浅

    就算方冷如今只能发挥出凡人级别的实力,但是他本质上是个圣人,而他体内的火种性质也没发生变化。

    也就是说,这些火连方冷的衣角都沾不到。

    走过一个燃烧的通道,眼前出现了一个石室。

    通道的火光,照进了石室,让石室明暗不定,而在最中间,却是一个圆形的血池,方冷能闻到一股浓郁的腥臭之气,血池里插着一把暗红色的剑,剑长约四尺,剑身上铭刻着花鸟虫兽的纹络,看起来花里胡哨的。

    剑柄和剑身上,缠绕着四根铁链,铁链拉得绷紧,分别归于四个墙角。

    这应该就是纪嵩说的斩妖剑了!

    方冷用神眼看向血池中的剑,什么信息都没有得到。

    自打来到了京城,方冷的神眼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不能所有东西都看穿,但完全没有信息的,这也是头一次。

    这却也进一步证实了这把剑很可能真是斩妖剑。

    方冷不再犹豫,挥动王者之剑砍断了缠绕其上的贴脸,然后伸手抓向了血池上的剑。

    才刚碰到剑柄,方冷就感受到一股冰凉的气息从手掌开始向手臂蔓延,迅速扩张到了心脏,但随后,方冷体内涌起一团火焰,方冷全身都被灭世红莲包裹着,这股凉意也随之消失,方冷成功地将剑从血池拔出来了。

    【被污染的斩妖剑】

    【封禁·状态:斩妖剑所有主动效果和被动效果失效】

    【凶煞·被动:触碰被污染的斩妖剑会被凶煞之气侵蚀传染】

    【描述:被污染状态的人族神剑,不可使用】

    方冷:“……”

    这和原本的剧情设定,果然不一样了!

    找到斩妖剑的过程比想象中简单多了,但是这结果也并不是方冷想要的,找到的是污染状态,这说明要解决污染的问题,会比找剑更麻烦,原本方冷就是知道剑在哪里的,去拿就行了,但现在情况有变,方冷也觉得脑阔痛。

    方冷如果不去解决斩妖剑的问题,那这么一把没用的剑,要来何用?

    原计划,方冷是打算从丽妃那里偷走斩妖剑,这个好好操作一波完全有机会,可现在被污染的斩妖剑要怎么还原,方冷没有别的头绪,只能想办法从皇宫里的狐狸精那里入手了。

    方冷思量了一番,决定还是潜入宫中。

    既然太子刚好有想法对付那个狐狸精,方冷索性帮人帮到底了。

    那张灵符方冷还留着,大不了就是提前把大boss丽妃干掉了!

    斩妖剑无法被方冷收入丹田,也无法用随身的储物行囊装着。这是斩妖剑特别的地方,正如诛仙剑,也只能被苟彧背在背上。

    这又给方冷带来了麻烦。

    这么大一把剑,太引人注目了。

    总之,先带走,然后再想办法。

    方冷回到来时的地方,一剑破开了地下室的顶部,这个地方,比起锁妖塔的防御,实在是天差地别,纪嵩若是知道自己处心积虑的操作对方冷而言根本完全没用,怕不是要气的活过来。

    而他如果知道自己带方冷过来拿到的是真的斩妖剑,估计真的做鬼都不甘心。

    晏紫琴当然不会告诉纪嵩这就是斩妖剑,纪嵩也只是认为这是一把邪恶的剑,而剑上有晏紫琴施加的法术,纪嵩也是知道的,所以他把方冷带过来找这把剑,只要方冷对剑有想法,就一定会中招。

    计划十分完美,方冷也难得地中计了,而且,纪嵩安排的每一个坑,方冷都踩了,但是,方冷都没觉得这是坑……

    斩妖剑被拿走的时候,皇宫中的晏紫琴便有所感应了,她感应的不是斩妖剑,而是封禁斩妖剑的法阵被破坏了。

    一定是有人找到了斩妖剑,并且破坏了她布置的四凶锁灵阵。

    这个阵法对人和有灵的器物都有用,想要摧毁斩妖剑,只能让斩妖剑被污秽的人血,兽血,妖血浸泡污染,逐渐消磨斩妖剑的灵性。

    等斩妖剑失去了灵性,再将斩妖剑破坏,弄碎藏在剑中的龙珠,斩妖剑就彻底废掉了。

    晏紫琴原本是打算把斩妖剑存放在宫里的,只要她身份稳固,自然不会有人可以找到斩妖剑,但接连的天地异象,似有人族圣人出世,让晏紫琴感觉到了极大的危机感。

    所以,她铤而走险,招揽一些人来为她做事。

    做这些事情是需要承担一定风险的,但晏紫琴也没办法,她是妖族,触碰斩妖剑会受到特别大的伤害,只能让人族来操作。

    于是,就有了纪嵩的投诚。

    纪嵩已经知道了晏紫琴是妖,却因为贪生怕死,并不敢为你晏紫琴的意思,反倒是成了晏紫琴的帮凶。

    事情的经过差不多就是这样了,所以,目前的情况和原本设定的剧情有所不同,追其根源,还是方冷。

    而晏紫琴知道斩妖剑出了问题,心中也很惊怒,她潜伏在人族这么久的时间,最大的功绩就是找到斩妖剑,并想办法把它从皇宫宝库弄出来了,却没想到,还是出了差错。

    但想到斩妖剑的一些特性,晏紫琴灵机一动,有了对策。

    “啊……”

    晏紫琴忽然一声惊呼,躺在她身边的朱佩琪也随之惊醒,见晏紫琴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连忙心疼地道:“爱妃,怎么了?朕在这里,别怕。”

    “皇上……”

    晏紫琴娇呼一声,便靠在了朱佩琪的怀里,喘息了一会,才道:“臣妾刚才做噩梦了,臣妾梦到一个人手拿着一把四尺长的大剑,要杀了皇上,臣妾惊慌之下把皇上推开了,那人就对臣妾动手了,一剑一剑砍在臣妾身上,臣妾好疼啊……”

    “爱妃……”

    看着在怀里瑟瑟发抖的晏紫琴,朱佩琪心里又是感动又是心疼,晏紫琴在梦里都想着奋不顾身地救他,这让他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

    身为帝王,看似风光无限,承受的压力,也只有自己能懂,皇帝也是没有什么安全感的,有一个真心对他的枕边人多么难得!

    “爱妃别怕,朕是九五之尊,没有人敢来伤害朕,也没有人可以伤害到你。”

    朱佩琪紧紧地拥着晏紫琴,想要给她一点安全感。

    晏紫琴却道:“可是,皇上,妾身总觉得那个人就在京城里面,他一定想谋害皇上和我……”

    “爱妃别怕,朕马上便下令,严查京中携带四尺长剑的,直接抓进天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