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7模板网

258文学

136、协商

作品: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金一新

    这让秦爱全和牛大茂感到百思不得其解,什么样背景的人开这样的一个饭店,竟然牛逼到这么多年考试中心不收人家一分钱的商铺租金。秦爱全问考试中心的负责每年年底收租金的工作人员,不收租金的原因?

    工作人员给出的回答是,具体原因我们也不知道,但是这几间商铺不收租金是当初考试中心一把手冯志宏亲自交代的,据小道消息说,饭店背后的老板可能是钱副市长的女儿钱红红。

    牛大茂和秦爱全这才明白其中所以然,为什么冯志宏出事的时候,钱副市长能尽力帮他说话,就凭着这商铺每年少收的租金,也算是在领导家人身上花费了不少的银子了,钱副市长怎么能看着冯志宏出事,不管不问呢。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钱副市长肯定知道这个道理。

    牛大茂和秦爱全把商铺的事情全都里里外外的弄清楚后,一起来到秦书凯的办公室汇报情况。

    秦书凯听到他们汇报,这26间商铺竟然每年有几百万的进账时,也吓了一跳,他没想到,公务员管理办公室,一个不起眼的单位,还有这么一个创收的好途径,这可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以后要是想要给公务员管理办公室各位发点福利什么的,哪里还用得着找财政上要钱,这钱根本就用不完啊。

    秦书凯心里就很想知道每年这么多的收入,那么这些年下来,肯定是一个很客观的数字,就问,现在账目上结余多少钱呢?

    秦爱全看了牛大茂一眼低声说,不到一百万吧。

    秦书凯不由瞪大了眼睛,怎么可能,这么多年下来,一年三百多万,怎么说,也有千儿八百万吧,怎么就只有不到一百万呢?这么多钱都干什么去了?难道被谁贪污了?

    秦爱全见秦书凯的嗓门突然变大,一时没有心理准备,倒是被吓的怔了一下,站在一边的牛大茂赶紧解释说,秦主任,您是知道的,老主任在位的时候,基本不怎么管事,说起来,这几年公务员管理办公室里头的大小事务都在单天阳单主任的手里攥着,这考试中心的各项工作,更是事无巨细都由单主任决定的。

    不管是冯志宏还是刘承俊都是从单主任手里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这两人自然什么都听单主任的摆布,据管理考试中心墙外那些店铺租金的会计说,这几年,账上的钱像是流水账一样,不管是公务员管理办公室发福利还是人事局发福利都会从上头取钱,有时候,逢年过节的,人事局的领导去拜访上级领导,也会从考试中心的这笔店铺租金上划账,总之,从账目的明面上看,每一笔资金的划出倒是有说法的,而且都是单主任亲手审批才能拨付的。

    另外,这26家铺子中,宏伟酒店就占了四间,楼上下八间房子,自从租赁合同签订之日起到今天从没付过一分钱的房租,我也问了会计,为什么会不收宏伟酒店的租金,根据会计的说法是,这件事他们没有那个胆量,这么做那是冯志宏亲口啊交代的。

    光这一家酒店,这几年就欠了考试中心几十万的租金没给,这租金收入少了不少,大概也就是这些原因吧。

    秦书凯听了牛大茂的话,不由皱起了眉头,嘴里说着,还有这种事?既然几年都没付租金,为什么还要继续租给这家酒店?

    牛大茂嘴巴动了动,心里琢磨着要不要把酒店的靠山说出来,他知道秦书凯心里对钱副市长早就看不顺眼了,自己要是说了,只怕秦书凯会揪住不放,毕竟人家是市委常委副市长,秦书凯一个人事局的副局长,能斗得过他?

    要是秦书凯吃了瘪,自己的日子立马就不好过了,因此,牛大茂心里不免拿不定主意。

    秦书凯看出牛大茂似乎有话却不愿说的模样,转脸问秦爱全,秦主任,你知道其中又什么原因吗?

    秦爱全头脑里哪里有牛大茂想的那么远,秦书凯既然问了,他就向秦书凯汇报说,这酒店的幕后老板其实是钱副市长的女儿钱红红,尽管表面上所有的证件都是别人的名字,而那位挂名的老板,其实是钱红红家里的亲戚,单天阳也好,冯志宏也好,一直都跟钱副市长的关系很近,既然酒店是钱红红开的,他们自然不好收受任何租金,不仅不收租金,公务员管理办公室这边有什么吃喝,还经常去照顾宏伟酒店的生意,每年的招待费倒是有百分之三十要花在宏伟酒店里头。

    秦书凯听了这话,明白过来,他看了牛大茂一眼,明白了刚才牛大茂欲言又止的苦衷,牛大茂一定是担心,自己因为前几次事情跟钱副市长之间一直有芥蒂,要是再把这件事跟自己说了,自己别再冲动的干出什么不该干的事情来。

    秦书凯心里叹了口气,说,你们说的情况,我心里都明白了,既然这样,我必须把话跟你们说清楚了,这公务员管理办公室的主任现在是我秦书凯,当家做主的也只有我秦书凯,以后这铺子租金必须每家每户都按时收上来,只要是不交租金的店铺,请他们立即滚蛋。

    秦书凯继续说,另外,租金的价格还要按照市场价格定时提价,不愿意租的人也请他走人,咱们考试中心这里,这么好的地段,不愁店铺没人租。再有,关于没交租金的店铺,马上发通知下去,三天内,拖欠的租金必须立即补交齐了,否则的话,合同终止,请他们走人,到时候让法院来执行。

    牛大茂听了这话不由一愣,秦书凯的话里很明显,这最后一条,很明显就是针对宏伟酒店的,只是,毕竟宏伟酒店背景雄厚,难道秦书凯一个处级领导干部,真就有这个胆子,跟钱副市长这样的级别的领导撕开脸斗?

    牛大茂心里不免有些打鼓,他看了一眼秦爱全,秦爱全立即明白了牛大茂眼神里的担心,于是小心翼翼的对秦书凯说,秦主任,您看这宏伟酒店拖欠租金的问题,也不是一两年了,限定他们三天内就补交齐,时间上是不是有些过于仓促了?再说,这件事里头,涉及到的人也比较多,别再到时候闹出什么矛盾来?

    秦书凯看了秦爱全一眼,像是在回答秦爱全的问题,又像是对秦爱全和牛大茂交底样的口气说,你们放心,我做事有我的分寸,你们只要按照我说的话去办就行了,只要宏伟酒店敢违反合同,不把拖欠的租金缴齐了,那咱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立即采取措施,这件事道理在咱们手里,不管他们的靠山是谁,都不敢明目张胆的站出来阻拦。

    牛大茂说,秦主任说的有道理,可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哪怕在这件事上,咱们顺顺利利的办妥了,只怕以后工作上,别再有什么麻烦。

    秦书凯心里知道这个道理,但是在下属前面不能壮怂,于是有些不耐烦的说,牛处长,秦主任,这些不是你们这个级别的人该考虑的事情,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情,我秦书凯自然会站出来一律承担,你们只要按照我的吩咐办事就行了。

    见领导已经有些揾怒的样子,牛大茂和秦爱全都不敢再多嘴了,嘴里答应着,马上就按照秦主任的指示办,全都自觉的退了出去。

    牛大茂和秦爱全出去后,秦书凯有些没好气的把手里的一只笔重重的摔在桌上,他心里明白,牛大茂和秦爱全心里的担心是有道理的,毕竟自己这次捅的马蜂窝不小,这可是钱副市长的女人钱红红的店铺,钱红红的张扬,秦书凯是见识过的,一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模样,这种个性的女人,要是真的较起真来,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只是秦书凯却不想放过这次机会,三番五次,钱副市长在自己的背后挖墙角也好,扔石头也好,尽管几次都被自己侥幸躲过了,这份仇却结下了,市委常委副市长又怎么样?只要主意想的周全,照样可找出合适的理由教训他,出出自己心里的这口恶气。

    秦书凯一个人在办公室坐了一会,决定去一趟张达明的办公室,这段时间以来,公务员管理办公室发生了不少事,自己一直鲜有机会跟张达明好好的坐下来谈一谈,正好趁着这次自己在处理刘承俊和李爱好陷害自己的事情上成功解决,他要跟张达明好好的谈谈。

    他要让张达明知道,两人要是配合默契,那就是双赢的结果,否则的话,只怕龙虎相斗,各有一伤,谁都得不到好处,只怕到时候反而便宜了一边坐山观虎斗的人。

    张达明显然是没想到秦书凯会到自己的办公室来,秦书凯敲门的时候,他正跟办公室主任胡成德谈话,胡成德打开门看见秦书凯站在门口,竟然愣了足足两秒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