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7模板网

258文学

第二三一章 二王后人三大家(一)

作品:大华恩仇引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梅远尘

    ?

    “信已看毕,你以为如何?”

    见安乌俞捧着信,良久不语,虞凌逸开腔问道。

    信上所写,他皆已看过。在他想来,此事全无犹疑,何至于这般久虑。

    “安家自然再无甚么疑问,只是,此事还涉及陈家,我无法替他们做决定。”安乌俞有些为难道。

    木氏,也就是端木氏,后来分成了两姓,一个是安,一个是陈。巨鹿王的原名叫端木承安。

    因此,陈姓也是巨鹿王的后人。端木玉并没有想到此节,是以,写给巨鹿王后人的信只有这一封。

    陈家?

    虞凌逸这才想起,巨鹿王的后裔有两姓,只是他知道端木玉要的巨鹿后人是能为其所用的人,是能搅动大华江湖的人,可不是寻常巷道里叫卖的摊夫、走卒。

    “陈家?”虞凌逸怔怔念道,“陈家不是没落了么?我看过乾水城的籍册,陈姓不过四五百户罢。”

    安乌俞摇了摇头,笑道:“虞先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一边指着虞凌逸旁边的椅子,示意他坐下。

    虞凌逸也来了兴致,把椅子摆好坐定,言道:“愿闻其详。”

    “陈家并没有没落。于厥国的北征大业,陈家甚至比安家还更重要。”安乌俞正色道。

    “哦?”虞凌逸大惊,喜道,“陈家是哪个大门派?”

    得安家,再得一个不弱于安家的陈家,实在是意外之喜,虞凌逸禁不住喜笑颜开了。

    “呵呵,徐家不是江湖门派。”安乌俞摇头笑道。

    虞凌逸有些失望,又问道:“不是江湖门派啊,难道是大华哪位重臣?”

    想到这种可能性,他的心思又活泛开了。若陈家出了几位权重大臣,于搅乱大华朝纲自然是有大用的。

    “陈家也不从仕。”安乌俞淡淡回道。

    见虞凌逸脸露失望之色,他乃话锋一转,正色道:“陈家富甲天下,他们的家业乃是通兑钱庄!”

    通兑钱庄!

    天下谁不知道通兑钱庄?

    稍微大一点的州府,很少会没有通兑钱庄。

    金兑银、金兑玉、金银兑铜圆、铜圆兑金银、金银换钞纸、钞纸兑金银、散银兑官银、官银换散银... ...

    既做朝廷的买卖,也做平头百姓的买卖... ...

    不仅遍及大华各郡州,连厥国、沙陀、冼马几国也有不少分号。

    只是,一直以来都没人知道这通兑钱庄的东家是谁,没想到居然是陈家!

    巨鹿王的后人,陈家。

    “嘭!”虞凌逸一掌拍下,几乎要把二人中间的书案拍散了,“好极了!”

    “好极了!妙极了!”虞凌逸接连大呼道。实在是喜不自胜,情难自禁。

    厥国十年前便开始备战,蓄马、养兵皆有所成,目前可谓是兵强马壮,之所以迟迟未战,一方面是大华局势没到最坏的地步,更为紧要的是军费未足,粮草未够。

    一旦两军开战,决定战果的常常是军需供给,而不是战力差距。

    军费够,则士兵皆能穿铠,战马皆配好鞍,刀枪利而箭矢足。

    军费够,则可八人置一釜,三餐能饱,战时有肉。

    军费够,则无论高低,兵卒皆可宿营而不露宿,行有角靴,冬能裹眠。

    军费够,则将兵伤能得治,病能得养,战死优抚厚恤,遗老遗孤皆能有依。

    那是二人斗酒时,胥潜梦对虞凌逸说的。

    记得那一日,胥潜梦喝了很多酒,说了很多话,最后伏案痛哭。

    他二人酒量相当,斗酒十余年从未分胜负,这是胥潜梦第一次输给自己。

    厥国之难,在于贫,国贫、民贫、地贫。

    南疆之地,多石、多沙而少泥,土层薄而瘠,物产自然不丰。

    三百多年前,端木氏先祖败退至此后,甚至夏汝仁都不愿意派兵追过去。

    也正是因为厥国的地贫,端木氏才恋恋不忘,想要回归故土。

    大华的民生艰难是人祸,各种各样的人祸。厥国的民生艰难却是天时之与,虽尽人事,犹有不能为。

    胥潜梦、端木恪之才不可谓不高,然,穷其十年之力也未能筹集足战一年的军费。

    “陈家的当家人在哪?”虞凌逸急问道。

    如安乌俞所言,于厥国北征大业,陈家的确比安家更重要。

    “陈家在樊西郡郡府所在的竺州,此去约四六百里。”安乌俞回道,“今日已是来不及,明一早,我便带你去竺州找陈近北。”

    “陈近北?”虞凌逸有些不明,问道。

    安乌俞解释道:“陈家的管事人是陈近北。”

    “哦,明白了。”虞凌逸了然点头,又笑着问,“你们应当很熟路罢?”

    同为端木氏后人,没有不相亲近的道理。

    “呵呵,这些年,我几乎见两个客人,一个是陈进北,一个是徐啸钰。”安乌俞抚须笑道。

    若不是迎客人说了虞凌逸的武功,他今日也不会想见客。好在祖宗保佑,总算没有错失这个天赐机宜。

    “徐啸钰?”虞凌逸有种似曾相似的感觉,想起了一个人,乃问道,“他和徐啸衣是甚么关系?”

    他自然知道,大华高手里面有一个徐啸衣,仅次于悬月和易麒麟排在第三。虽未听过江湖上有徐啸钰这么个人,然,仅从名字便能猜到此人与徐啸衣定然有关联。

    安乌俞正色回道:“世人都知道徐家第一高手是徐啸衣,而当家人却是他的二哥徐啸石。”他顿了顿,看着虞凌逸笑道,“但很少有人知道,徐家真正管事的人是他们的大哥——徐啸钰。”

    语不惊人死不休。

    江湖上的老人或许知道,徐家三兄弟,徐啸钰年纪比两个弟弟大很多,不到四十岁便名扬天下了。只是,他却好像忽然间过起了隐世生活,已有三十不问世事,江湖上自然就没甚么人记得他了。甚至,很多人都怀疑他已经死了。

    没想到,这个隐世三十年不出的徐啸钰竟是徐家真正的掌舵人!

    正当虞凌逸思绪乱飞,安乌俞又说了另一句把他吓一跳的话:“此外,我猜这个徐家便是你要找的耒阳王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