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7模板网

258文学

第二一五章 就中自有痴儿女

作品:大华恩仇引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梅远尘

    出了城关后,易麒麟、云晓濛、易倾心三人只行了两个时辰便在官道旁的一家小客栈落了脚。

    他们皆无要事在身,自不必着急赶路。

    都城往西乃是通往浮阳、安咸诸郡,驿道向来繁碌,无论寒暑、晴雨,镖车、商队都是络绎不绝。此处虽不僻静,客栈生意却算不得好。正值饭点,膳堂也只坐了两桌。

    饶是如此,三人仍是挑了一张膳堂外靠近驿道的案桌坐下。此处面东无遮,既易被路人瞧见,也易打量过往路人。

    易倾心面东而坐,频频抬首眺望。只是膳已毕,人仍未至。

    “晓濛,你可知倾心今是怎的了?看起来倒有些魂不守舍。”才进了客栈,易麒麟便问,“往日也未见她这般啊?”

    “呵呵,这不是在等梅公子么。”云晓濛看向外面的易倾心,笑着回道。

    “滋~~~”易麒麟脸上露出似懂非懂的神情,歪了歪头,喃喃道,“这...你是说...?”见云晓濛轻轻点了头,竟讷讷说不出话来。

    一直以来,这个孙女都是易家的掌上明珠,被一家人宠上了天,这会儿突然知道她有了中意之人,瞬间觉得空落落的。

    “远尘...?”

    “远尘!”易麒麟猛然想起一事,脸色骤然一黑,冷哼道,“这决计不成!不都说他和颌王府的郡主有婚约么?这不成,决计不成!我孙女可受不得这个委屈!不行...”说着便要去找易倾心,花白胡子都快要竖起来了。

    见他又急又躁的样子,云晓濛心里说不出的羡慕。

    她是孤女,自小养素心宫,身边只有师傅、和一众师姐师妹。宫里同龄弟子甚多,她幼时也不出挑,自得不到多少宠爱,更别消说被人捧在手心里了。

    “易前辈!”云晓濛低声唤住他,笑道,“你此刻去找倾心做甚啊?”

    易麒麟本已迈开了步子,正要朝外行去,听云晓濛这么问起,总算收住了身势,回过头看着她,自谓道:“这倒是。我这当口过去做甚么?女孩儿家总是脸皮子薄的,我真糊涂了。”说完,又回过头看了看易倾心,目光复杂,乃对云晓濛道,“甚么时候的事了?我竟半点也不知。我们到里边喝会儿茶,你好好跟我说道说道。”

    ... ...

    摘星阁以消息灵通名闻天下,然,其产业又何止是帮人打探消息?

    安如庆北上都城后,主理摘星阁北方事物,这几年酒楼、米行、绸缎庄、药铺已不知开了多少家,说是日进斗金一点也不为过。

    然,他却几乎甚么也不管,一应交给安北打理。

    安北是摘星阁元老,多年前便被安乌俞派来了北边,对安家绝对忠诚,安如庆自然信得过他。

    近来,他自觉武学进益甚缓,只怕要落于众弟兄的下风了,索性把诸事都抛给了安北,自己躲在院子里,已有月余不曾出过门。

    “贯去如流星!”

    院落中,安如庆单手执剑向前疾速刺去,手腕不停轻抖,气势如虹,身似游龙。

    “咻!”剑身在空中轻晃,激荡出一阵阵嗡鸣。

    声响未歇,又是同样一剑,疾速回刺了过来。

    “侧来不见影!”

    剑招回刺只及七成,去势忽然止歇,安如庆抖剑由下向左上斜挑、圈、撩,剑招又急又险,如鬼如魅。

    “随风叶如坠,不见浪里旋!”

    只见他脚下步子倏然加快,再翻身跃起数丈,自高处俯冲而下,手中长剑不停击刺回旋,剑尖笼罩了好大一片空间。

    如此,安如庆接连使出百余招,无一不是剑走偏锋,灵如蛇电。

    “唉,我这套剑法灵动有余,变招也算繁复。只是使剑之时,气力难贯,难免有些厚重不足。厚重不足自然便难以久继,若得先机而不能速胜...”剑法愈渐纯熟,安如庆的脸上却半脸喜色也没有,显是颇不满足。

    就在这时,墙角处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喂,想甚么哩?你这剑法厉害得很呵。”

    骤然听了这话,安如庆不由得大惊,循着声音望去,乃见一个二十八九岁的白衣青年正坐在围墙上朝自己笑着。

    “嗡~~~”剑柄一旋,剑身发出一阵蜂鸣,安如庆执剑在手,凌空迈出五六丈,向那白衣青年杀去。

    ... ...

    一壶茶见底,前事也已叙完,易麒麟皱着眉,多有为难之色。

    他与妻子是尊父母之命成的亲,四十几年来,相互之间一直是敬多于爱。说到底,这般少男少年的情爱思慕,他从未经历过,自也不知是甚么滋味。

    “嗯... ...”易麒麟端着早已吮干的茶杯,重重喘着气。

    不好办啊。

    “坏就坏在那小子已有了婚约,否则,自己孙女与他算是一对璧人了,不好办啊。”易麒麟苦恼地想着。

    云晓濛坐在对座,笑着道:“易前辈,你也莫烦了。我瞧梅公子也是个顶尖儿的儿郎,配你家倾心,正合适。”

    易麒麟摇着头,老嘴吧哒吧哒抿着,回道:“唉,远尘那孩儿我也喜欢的紧,他若是没有婚约在身,那自没话讲的。只是,他既是颌王府既定的女婿,倾心要凑甚么热闹,不成话啊!这...总是不成的。”

    一来,夏承漪是郡主,位尊非凡,易家在江湖上虽也有盛名,却仍不足并提。

    二来,梅远尘与她有婚约是在前,而自己孙女结识他在后,所谓先来后到,易家也不占理。

    然,瞧着易倾心频频顾盼的样子,实在又是一副陷身情网痴儿女的模样,易麒麟禁不住地心疼。

    “易前辈,当下忧心这么许多,还为时尚早呢。且梅公子与颌王府郡主的婚约也是道听途说,还不知道真假。等他赶上来,我寻个机会问问他。倘使他与倾心互有情愫,呵呵,婚约甚么的也未必是阻障。”云晓濛开解道。

    易麒麟微微点着头,又重重叹着气,也不知是赞同不赞同。

    ... ...

    院落中,两个身影腾空而起,挥剑对向冲去。

    “铿!”身形交错的瞬间,两剑相激,将他们各震开数步。

    剑鸣消,二人也各自站定,皆努眼紧盯着对方。

    “徐簌野,两年了,我还是打你不过!”半晌后,安如庆还剑入鞘,恨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