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7模板网

258文学

第一八三章 忽如一夜冬寒至(二)

作品:大华恩仇引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梅远尘

    “易前辈,这次朝廷的征召令,苦禅寺竟一个人也不曾来,你不觉得蹊跷么?按理说,便是悬月大师不来,法字辈的和尚总得来几个罢。一个不来,岂不是公然抗旨?法相当不会如此糊涂才是啊。”云晓濛一把玩着手里的空茶杯,一边问易麒麟。

    悬月作为大华第一高手,苦禅寺又是释家第一门派,不论出于哪点,他们都不应该缺席。而现今,赴召之期已过,他们却迟迟未来。

    事出反常必有妖!

    易麒麟摇了摇头,轻声叹道:“我也想不通。如今的江湖和朝堂皆是一般的扑朔迷离,我们明明便在其中,却甚么也看不清楚。”他的脸上尽是担忧之色,嘴唇乍吧了几下又道,“你或许不知,这几日已有两位亲王殒命在外了。”

    “哦,竟有这等事?”云晓濛脸色大变,放下茶杯惊问道。

    “礼部虽不曾发下讣告,但此事却半点无疑,两道报丧贴都已送到了殿前。”易麒麟轻轻点着头回道。此事在都城已经传开,算不得甚么秘密了。

    素心宫门下多女子,历来便是远离朝堂,在江湖上也并不太走动,耳目所及并不通达。都城发生如此大事,自己自端王府出来已有两日,门人却还未来报,云晓濛这才意识到宫里消息实在过于闭塞,心中已暗暗思量是不是该多放些门人出来,可不能变成了瞎子、聋子。

    “是遭了暗算么?”云晓濛好奇问道。

    “都算不得暗算。贽亲王是在帛州城郊遭了敌伏,被困在一处狭径上遭陷杀的。而颐亲王则是在屏州城屏山山腰遇害的。据说是光天化日之下被人围攻,他身边的六百护卫皆力战而亡,最后他只得拔剑自刎。”易麒麟轻声说着,脸色蒙着一抹不可思议之色。

    “六百护卫皆战死了么?”云晓濛有些不敢相信。王府的护卫非同一般的武夫,要在山上围杀这么多人,实在是件极难办的事。

    易麒麟呼了口气,一脸严肃看向她,沉声道:“或许,围杀颐王的人中便有九殿和盐帮的人!”

    “张遂光?他吃了豹子胆啦?”听及此,云晓濛一怔,压着嗓门道。若是九殿和盐帮参与其中,那颐王的六百护卫尽数被杀也就不奇怪了。盐帮是江湖第一帮,九殿是天下第一杀手堂,若是他们一起出手,要在外截杀一个亲王,绝非甚么难事。只是,“为甚么呢?为甚么张遂光要搅进这场朝堂之争?难道他没有顾虑么?究竟是得了甚么好处,使他甘冒如此巨险?”云晓濛想不通,如何也想不通,张首去问:“朝堂查到了?”

    “朝堂查没查买到我倒不清楚,但我知道颐王遇害的前几日,九殿和盐帮的高手,有一大半在屏州。屏州刚刚经历大灾,全境一片狼藉,他们去那里做甚么?只有一个说法行得通,那便是刺杀某个极重要的人!整个上河郡,也就颐王有这样的分量。”易麒麟皱眉解析道。

    “看来张遂光所图非小啊!”云晓濛摇头叹道,“盐帮的势力越来越大,江湖上已经没有敌手,加上一个隐在暗里的九殿,张遂光手里确实有一副好牌,倘使他要做甚么恶事,只怕朝廷一时间也未必能把他怎么样。”

    “张遂光终究是江湖上的人,你我在江湖上有今时今日的地位,须当当仁不让,说甚么也不能放任他胡作非为!”易麒麟握拳冷声道。他是江湖上的前辈高人,既受万人敬仰,便有推脱不去的责任。

    云晓濛站起身,双手抱拳,朗声笑道:“易前辈当真是我辈楷模!素心宫虽偏居一隅,亦向来少理江湖事,然师祖、师父历来教导晓濛要有侠义之心、明是非之分。倘使张遂光真想独大江湖,素心宫必定站在御风镖局一边!”

    “偌大一个江湖,不可长久无主事之人,否则便还会有李遂光、王遂光出现。是时候该重整武林盟了,你我便来挑这个头,推悬月大师为盟主,如何?”易麒麟建议道。

    “圆月大师乃方外之人,只怕未必会来做这个武林盟主,何况他老人家年岁已高...”云晓濛笑着言道,“倒不如易前辈你来做!”

    “哈哈,我既无私心,便来做这个盟主又有何不可?”易麒麟抚须笑道。他突然敛住了笑声,正色道:“若大家一致同意重整武林盟,这个盟主之争绝对会是一场恶战!张遂光此人,武功深不可测,便是我,也并无必胜之算。晓濛,你也须当做好争夺武林盟主的准备!现下看来,张遂光这些年是韬光养晦,有意掩藏了实力,一定有大的图谋,江湖力量绝不可为其所用!谁做武林盟主都比他做要强。”

    “嗯,晓濛记住了!”云晓濛执手颔首答道。

    ... ...

    《大华恩仇引》唯一首发授权网站是纵横,请各位看盗版的读友转到主站来支持正版、支持原创!小说要持续写下去,必须要有成绩做支撑,最直观、最直接的就是大家的订阅,谢谢大家支持!

    “承炫!承炫!”梅远尘一路狂奔,总算到了夏承炫的寝居,在廊外大声叫着。

    近来,夏承炫整日窝在府上,连芮府都好些天没去了。贽王薨逝的消息传回来后,他的心里越发不安起来:“这是一场阴谋么?颐王死了、贽王竟然也死了!莫不成,这是一个连环局?赟王所谋不单是颐王,还有贽王,还有...父王!父王,你还好么?你千万要平安无事啊!希望你已收到了孩儿的急信,凡是都小心着些!以父王的才智,既有了提防便不碍事了罢。”

    夏承炫正思虑中,突然听梅远尘在外急切、忧虑地喊叫,快步迎出了门去,恰与他在廊下碰见。

    梅远尘一把抓住他袖子,着急道:“承炫,你知道么?颐王和贽王都...都薨逝了!”

    “嗯,下人来报过了。”夏承灿也并不隐瞒,轻声答道。见这位义弟一脸焦虑的形容,又是欣慰又是难过,拍着他臂膀,温声谓他道:“远尘,没事的,父王远在数千里外,想来不会出甚么岔子。且,我早已派人去警示父王了,放心罢!”

    “真的么?”梅远尘气息乃定,脸色一松,笑道,“那便好!那便好!”

    ... ...

    端木玉抱着已经断气的端木澜,垂首啜泣,双手轻轻抖动着,分不清是伤心,还是愤怒。

    “不惜代价,一定要找到那个贼道,将其碎尸万段、挫骨扬灰!”端木玉侧首颤声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