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7模板网

258文学

第一三二章 一胎龙凤吉星送

作品:大华恩仇引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梅远尘

    朔日之夜,从来无月,然却有素有朔日新月的说法。月一直高挂于夜空,有时,人眼虽不能视,却不意味它消失不见。

    盛世之中,道门不争,然天下皆以道门为武林泰斗。侠义之心常在心中,就算,隐退不理世事,也不代表它归息泯灭。

    青玄一句,“乱世来临,正是我等舍己殉道之时”,教梅远尘震撼不已:难道,这便是道人道?愿为人间正道舍身死?

    直至此时梅远尘才意识到,道门传承数千年,绝非天眷偶然。道家深厚的教门底蕴,只怕释家亦有所不及!虽不知青玄所说自断仙缘所指何事,然梅远尘却知道,师父定然要为天下苍生做一件大事。当即跪拜在他面前,重重磕首拜道:“弟子谢过师父----为自己,更为天下万千黎民!”至于此,他对湛虚、止消七人的战死,也再不介怀了。

    所谓顿悟,莫过于此。

    天象九星中,有四吉星,分别是天心星、天任星、天禽星、天辅星。

    天辅星亦叫武曲星,全名为大盖枢享天辅武曲纪星,在星象中与东南四宫巽卦相对应,五行属木。

    木者,生机也。子时天辅星现西南,示喜,有子降生。

    锦州城的盐运政司府内,后院上下一片忙碌。傅惩守在一间房外,来回快步兜转,屋里一直传来白泽的嘶喊之声。今夜,她要生产了,傅惩马上就要当爹。

    亥时初刻,白泽突然感到腹中不适,不久便有羊水从下身流出,乃是生产在即的征召。好在她产期便在左近,百里思早已请了两个有名的稳婆住到了府上,随时候着。原本云婆也是接生的好手,只是云鸢父子几人都去了阜州盲山盐场,百里思便遣她过去照料三餐去了。

    傅惩、白泽虽说是梅府护卫、家仆,梅思源夫妇二人却向来视他们为手足亲人。傅惩担责佑护府上安全,白泽迎产之事从头开始便由她在操持。昨日,眼见白泽产期临近,百里思说甚么也要他放下了手中事务,专心陪着。却没想到,他才陪白泽一天,她便要生了。此刻,听着屋内白泽的哭喊声,傅惩心急如焚,比刀枪架在脖子上还紧张。

    “稳娘,可快生了?”傅惩站在门外,朝内大喊着。

    里面传来了一阵声音:“哎哟,看到头了,看到头哩!姑娘,再使点劲儿!对对对,用力!深吸一口气,用力!... ...哎... 对了对了!... ...”

    “傅老爷,莫着急,快生了,已见着头了!”一个稳婆朝着屋外喊道。

    得了稳婆含糊不清的回话,傅惩心下稍稍平复了些。乃再行近些屋墙,把耳朵贴着门,听着里面的动静。

    ... ...

    “好了,好勒,头生出来了...”

    “傅老爷,头生出来了!小娃子活泛的很哩!”约莫过去一盏茶,稳婆朝屋外报道。

    “哈...好!好!”傅惩听了这话,心中又轻松了些,脸上终于露出了笑意,朝内问道:“我夫人可还好?”

    ... ...

    见稳婆半晌也不答话,傅惩刚松下一点的心,不由地又紧了,急问道:“稳娘,我夫人她可还好?”

    “哎呀,傅老爷,能有甚么事儿?你夫人好着呢,你莫要吵了!”稳婆有些耐不住他这不停的叨嘴,大声斥道。就这时,里面传来了百里思的声音:“傅二弟,你心放宽着些,白泽甚么都好!”她之前一直握着白泽的手,在她耳边不停地轻声鼓励。这时听出傅惩语气愈急,始开口劝慰他。

    百里思在傅惩心中的地位非同一般,得了她的话,他一颗急跳的心总算平伏了大半。

    ... ...

    “哎~~~唉~~~... ...”里面终于传来了一声婴儿啼哭之声。“傅老爷,恭喜啦!是个公子!”稳婆大声笑道。

    傅惩抬腿就是一脚,重重跺在地上,大叫一句:“哎呀!总算生了!”他才说完,便听到婴儿啼哭的声音在朝自己靠近。“吱呀~”门开了,乃是百里思抱着一个婴孩行了出来。

    百里思见傅惩迎了过来,微笑着道:“傅二弟,恭喜你有后了!你,可要抱抱我干儿子?”

    “干儿子?”傅惩一脸狐疑,愣笑着不知该如何答,双手伸缩好几次,终究还是没有过来抱,呵呵笑道:“我这手,力气太大了,可别伤了娃娃。”忽然脑中明白过来,大喜道:“夫人,你竟要认我这娃做义子?”

    “你莫不是不愿意?”百里思抱着小婴儿轻轻晃着,笑着打趣道。

    傅惩大窘,喜极而泣道:“我...我哪里不肯?我自然是千肯万肯了!我...呜呜... ...我... 夫人,此恩,傅惩...”

    他尚未说完,便听里面传来惊讶之音:“咦,姑娘肚子里还有一个呢!”原来,白泽这一胎竟是怀了两个。百里思听了话,把怀中襁褓放到傅惩手边,见他接住了,便急急往里面行去。

    傅惩也是一脸大喜,没想到爱妻竟一次怀了两个宝宝。他先时还担心自己抱不来,这刻襁褓在他手中却是稳稳当当的。昏黄的灯光照在他空洞的眼眶和脸庞深深的刀疤上,却一点也不显得狰狞,有的只是绵绵的爱和柔柔的怜。

    第二个孩儿并未让他等得太久,过了约莫一刻,便又响起了一阵呱呱的啼哭声。在傅惩的记忆中,这两个哭声,比世上最好听的笑声,还要好听百倍、千倍。

    门开了,百里思在门口对他笑着唤道:“傅二弟,把男娃抱进来罢,你们一家四口聚一聚!”

    “哎,好勒!”傅惩的心像是被灌进了几百斤的蜜,连声音都透着一股甜意。说完这话,便抱着小襁褓急急进了门去。

    床榻上,白泽披头散发,脸色惨白无半点血色,闭眼静静躺着。傅惩一进来便闻到一股血腥味,再看到妻子躺在那里不动,不由吓了一跳。百里思正抱着一个襁褓,见他神色紧张,赶紧安慰道:“白泽只是体乏了,并不碍事,坐月间多给她吃些将养的补品便好了。”

    白泽虽已乏困难抵,听到丈夫进来了,勉强笑道:“惩哥,我只是累了罢了。你瞧下我们的宝宝,好是不好?”

    见妻子尚能言语,傅惩心思乃定,急忙笑着回道:“哎!儿子可真像你呢!”一旁的百里思立即接着道:“白泽,我的干女儿,模样也像极了你!”

    两个娃儿,竟是一对龙凤胎!

    白泽听到这话,轻轻笑了,缓缓睡了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