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7模板网

258文学

第一二一章 智聚文武欲擒贼

作品:大华恩仇引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梅远尘

    晴天白日的,何贝岭村却家家户户严锁着大门,深怕有人来敲。一大早,便见几批匪兵进了村里,听着动静,像是已有好几户遭了他们的祸害,左邻右舍皆是又气又怕,竟无一人上前帮忙。

    “跟我来!”夏承灿挥枪一呼,身后一队人驱骑尾随他而去

    虽知他这么做莽撞危险,夏牧阳却并不阻拦,在他看来,大华国未来的皇帝,便应该有这样的正气和胆色。整日被人护着的公子哥,是无法真正养成这种正气和胆色的。“承灿,你此次随我去庇南。你想做甚么便做甚么,我都不管。回去之后,你便来军中帮衬父王。你是贽王府世子,白衣军终究是要交给你我才放心!”这是临行前两日,夏牧阳对夏承灿说的。其实,尚有一事他并未对爱子讲过,那便是:永华帝已与他言明,此间诸事稍缓,便禅位于自己。他将是大华的皇帝,而夏承灿,将是大华的太子。

    “噔!噔!噔!”外面传来一阵马蹄声,院内这十三人听了忙止住了声息,悄悄躲起来,把兵刃握在紧紧抓在手里。

    “吁~”夏承灿勒住了马缰,往回骑,果然发现一户人家大门被砸坏,再行近些,透过门上那洞看到里面好大一滩血,和一个孩童的尸身。他仅仅握住手里的枪,狠狠说道:“冲进去,一个也不许留!”

    三十余人得了他的令,快速从院落各处爬墙进了去,不一会儿里面便发出交兵之音。恶脸汉子好不容易冲到了门口,却突然感觉咽喉一凉,却是被夏承灿一枪贯穿了脖颈。

    “弑老弱妇孺,杀无赦!”

    巷道中,一个三十来岁的农夫扛着锄头急急赶来,脸色已经惨白。

    “啊!啊!啊~~~小仙...仔仔...爹...娘...我,对不住你们啊!”青年农夫瘫坐在地,颤声哭喊着:“甚么世道啊!甚么世道啊!我造的甚么孽啊!...

    ...”

    夏承灿死死握着手里的枪,紧咬着牙,将这一幕,深深印在了脑海中。“这,便是乱世么?”

    ...

    ...

    “没有!没有!颌王殿下,下官...下官只是,只是有点...有点意外。”郭子沐垂手站着,脸上已沁出了汗。当下人来报,颌王落轿在大门外时,他真的懵了。“怎么可能?颌王怎么可能来了我这里?”郭子沐怎么也没想到,夏牧朝没有去郡政司府,也没有去盐运政司府,而是径直来了他的驻地将军府。且进来见到自己第一句话便是:“你这么紧张,是做了亏心事么?”

    “本王此次授命督办西北防务,有先斩后奏之权!”夏牧朝又冷冷说了这一句。言毕,往郭子沐身上扔了一卷轴物事过来。“郭将军,你给我好好看清楚!”

    郭子沐自然知道那卷轴物事乃是圣旨,当即跪倒在地,伸出双手去捡。小心摊开一看,果如夏牧朝所言,一时汗水流得更急了。就在这时,院中传来嘤嘤之音,似有女眷在哭,郭子沐心中有不详之感,急忙回首去看。

    夏牧朝冷笑一声,言道:“莫要去看了!本王担心你办事不出力,先扣住你府上家眷!”

    “王爷!”郭子沐强忍着怒意,低吼道。

    “哼!事办好便罢了,办不好的话,你当知道后果!”夏牧朝不为所动,冷声说道。

    郭子沐倏然从地上起身,紧握双拳,怒视着夏牧朝,嘴巴抽动,几番欲言又止,好半晌才抱拳道:“颌王殿下既受圣命督办西北防务,末将自当听命于王爷,万事莫敢不从!”

    “好!我要你办的事,一会儿再告诉你。我们先在此间候着何大人。”夏牧朝脸露笑意,清声说着。

    听了他这话,郭子沐已料知,只怕何府的眷属也被这位皇子钦差遣人带走了。心里想着:“颌王以‘智’著称,果然非凡人所能及,一来锦州便紧紧抓住了安咸一文一武的首官的命脉,谁还敢不为他卖命做事?”

    “颌王殿下!”厅外传来了何厚棠焦急的声音。就在刚刚,府里突然来了一百多兵丁,甚么也不说,径直到后院抓了府上老少眷属三十几人。郡政司府虽有五六十的府役,但见了对方一百多人刀皆出鞘,哪里敢真个去阻。何厚棠在后大声叱问,这群人半句也不答,临行一个百夫装服的瘦高男子走过来,对他言道:“颌王殿下此刻正在驻地将军府,何大人过去便知。”听了这话,他便急急赶来了此处。

    “颌王殿下,你这是何意?请速速放了我府上家眷,否则,本官便是告到皇上那里也要讨个公道!”何厚棠在郭子沐身边站定,死死盯着夏牧朝,恶狠狠说道。

    郭子沐把手中圣旨递给他,示意他打开来看。何厚棠狐疑看了他一眼,接过圣旨,细细看了一遍。

    “殿下,你虽领命督办西北防务,但我何厚棠无罪无过,你凭甚么使人抓我郡政司府的亲眷!”他一直在外为官,乃实打实的地方大员。此刻,虽说夏牧朝有圣命在手,他却并不服气。

    “你们两个先坐下,本王有事着你们去办。此事务要你二人竭力去办才可,绝不可有半点敷衍,是以牧朝才行此下策。事情办好,他们自然平安归来,你们亦自各有封赏。”夏牧朝坐在主位,轻笑着说道。

    二人听他这么说,心下稍定。事已至此,他们也无办法,总不能就此翻脸强行夺人罢?

    “殿下有事遣我二人去做,但下令便好,我二人怎敢不从?”何厚棠冷冷反问道:“何必扣我二人家眷为质?”

    夏牧朝放下手中茶杯,看着他二人,重重叹了口气,说道:“本王行到澹州时,遭两百多人行刺,几乎就死。”他这话说的平平淡淡,并不像在说甚么大事。然座下二人听了,脸色不禁大变,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面面相觑,一时竟无言。

    “这...这...属下二人保护不周,请王爷恕罪!”何厚棠、郭子沐忙从座上起身,齐齐跪在地上。此事可大可小,夏牧朝要拿这个办他们,亦不是说不通。

    “哼,两百多杀手死士呐,若非本王早有准备,哪有命活着到锦州?”夏牧朝有意夸大遇刺之事,二人听了果然脸色一惨,哪里还敢有半点怒气?

    夏牧朝是甚么身份,说不准便是将来的皇帝,在赴任途中遭遇如此大规模的刺杀,他二人作为夏牧朝赴任所在地的文武首官,自有推脱不掉的责任。“这么看来,倒也不算师出无名了。难不成要政司衙门和军地军营帮忙拿人缉凶?这本就是我二人分内之事,也用不着扣押着我二人的家眷罢?”何厚棠低头想着。

    二人气势的转变,夏牧朝自看在眼里。只见他又开口笑问道:“你二人觉得,凶手会是谁?”

    何厚棠心中一凛,“这,这如何敢乱猜?”乃回道:“想来是厥国不死心,竟趁殿下远离都城之际欲行加害!”

    “不错,想来便是如此!但教这些歹人还在安咸境内,末将定拿他们归案!”郭子沐觉得何厚棠所言极有可能,当即附和道。

    若非已审问出元凶,夏牧朝倒真可能怀疑是端木澜找人干的,此时见二人这般说道,也不想去猜他们是有意无意。清声说道:“还有一事,你们想来也并不知情。”

    “哦?”何厚棠抬起头,一阵惊疑。

    夏牧朝淡淡说道:“沙陀大军攻打宿州城时,竟用上了我们大华的撞车和攻城塔!”

    “甚么?竟有此事?”郭子沐大惊道。他是驻地将军,自然知道这意味着甚么。“王爷明察!锦州驻地军营的撞车和工程塔在兵部皆有造册,锦州军营随时恭候王爷查验!”

    何厚棠心中惊讶绝不在郭子沐之下,“竟有人通敌!此事我怎一点不知情?这...也自然算得上一桩大罪了!通敌之人究竟会是谁呢?”

    “何大人,你觉得怎么样?”见何厚棠并未答话,夏牧朝便主动问他。

    “有人通敌,下官竟半点不知情,下官知罪!”何厚棠轻声答道。

    有人通敌,且这些大型攻城械具便出现在他们二人的治下,他们却未上报,是不知呢,还是不报?自可有不同的说道。无论如何,至少是个渎职之罪,足可以格了他们的职。

    夏牧朝不想让二人多疑,站起身冷声道:“现已查明,通敌之人便是驻北将军赵乾明。我要你二人做的便是,协助本王拿下这个叛国之贼!”

    :。: